第一章

    

的老祖,不能傷了…….帶回來。”張軒揹負著一隻手,緊握拳頭:“這是自然,他先是我龍虎山天師,龍虎山之人,再是…….殭屍,冇人能夠動他。”龍虎山除魔衛道,但這件事,所有人心中都明白,老祖是龍虎山的人,死也是龍虎山的鬼,如今更是龍虎山的殭屍。除了我龍虎山,冇有人敢動,否則休怪我龍虎山不留情麵。聽完之後,張軒默默轉頭,嘴角不忘輕聲呢喃:“最後…...隔著老遠,紫袍天師張軒清楚的感應到了這邊的情況。

天師劍自從張毅死後,六百年不出世,不管是誰都請不動他。

如今這是怎麼回事,忽然開始暴動,屠殺這些妖魔?

就連被曾祖點化的那條惡龍都醒了?難道是鎮妖塔之中有钜變?

想到這裡,張軒拍了拍衣袍的灰塵,準備前往鎮妖塔之中一探究竟,但不等他走出兩步,旁邊一個拿著掃帚,正在獨自對弈圍棋的白髮道長開口了。

“我去吧,你留在這裡,山下很多事情需要你處理呢,南寧廣海的事情更重一點,至於鎮妖塔?我去幫你看看。”

他的氣息非常沉穩,雖然修為不如天師張軒,但身份比張軒還要老。

張軒微微頓足,看了一眼身後不斷上山前來彙報情況的道士,最終抿了抿嘴。

雙手抱拳:“那就勞煩師叔公了。”

“無妨,我這把老骨頭也就這點用了。”老道士用衣袖一掃桌麵,原本的星羅棋盤,竟然瞬間消失,佝僂著腰,朝著鎮妖塔而去:“你現在的任務啊就是趕緊找到師父的屍骸,不管屍變還是怎麼樣,他終究是我們龍虎山的老祖,不能傷了…….帶回來。”

張軒揹負著一隻手,緊握拳頭:“這是自然,他先是我龍虎山天師,龍虎山之人,再是…….殭屍,冇人能夠動他。”

龍虎山除魔衛道,但這件事,所有人心中都明白,老祖是龍虎山的人,死也是龍虎山的鬼,如今更是龍虎山的殭屍。

除了我龍虎山,冇有人敢動,否則休怪我龍虎山不留情麵。

聽完之後,張軒默默轉頭,嘴角不忘輕聲呢喃:“最後…….他更是我曾祖。”

老道,張青鬆沉默不語,朝著鎮妖塔而去。

抬頭看著黑夜的月光,沉吟了片刻。

“師父.,…….小鬆馬上就要下山找你,不管如何,我都想再見你一麵。”

旁邊,幾個揹著桃木劍,麵容英氣的少年道士,朝他揮了揮手。

“太師公,我們下山了,等著我把老祖給帶回來。”

“太師公放心,老祖我們肯定會帶回來的,不管他現在是什麼模樣。”

“對,就算他現在是殭屍,那我也讓他喝著我的血回來!”

大家的聲音很是清脆,一個個身影朝著山下而去,一個個身影又敗興而歸。

老祖您究竟在什麼地方。

…………..

此時的老祖正在鎮妖塔裡麵嘎嘎炫。

滾滾修為不要錢一般朝著他翻湧而來,他的力量在瘋狂暴漲。

再這麼下去,恐怕隻需要一刻鐘,他就能突破了。

關鍵時刻,一條巨龍從空中落下,它頭頂三隻腳,偌大的瞳孔像是燈籠一般盯著張毅。

在張毅身前久久觀察了片刻,這才確認。

“主人……..您回來了?”蛟龍的聲音沉悶如響雷,震耳欲聾。

旁人聽去了,根本不明白他在說什麼,隻有張毅能夠聽懂他的龍語。

張毅抬頭掃了他一眼,蛟龍如今的修為比他還要強悍,那股炙熱的純陽氣息讓他都有些難以承受。

“是我,但也不是我,如今的我,已經不是以前點化你的那個道玄了,明白嗎?”

蛟龍沉吟片刻,偌大的瞳孔眨了兩下:“我感受到了,以前的主人氣息雄厚,純陽之力,但如今的主人…….雖說還是主人,但已無半點純陽之力,周身充斥寒氣和陰氣,您變成了妖魔了,入魔了?”

張毅揮揮手繼續吸收旁邊的修為:“不算入魔,你不懂,總之如今的我不再是以前那個道玄。”

說完,他就沉默不語,開始專心致誌的吸收修為。

不管是天師劍還是眼前這隻蛟龍,都是曾經那個道玄天師的,和如今這個張毅冇有絲毫關係。

他不太明白張毅現在說的東西。

隻知道張毅現在在做什麼,索性張開巨口:“主人,我幫你一把!”

說罷,它朝著下方猛吸一口氣,將彙聚在四周尚未消散的陰氣全部吸了過來,然後灌輸進入張毅的體內。

他雖然不明白如今的張毅為何要吸收以前最討厭的東西,但他也會全力相助的。

宣泄而來的力量讓張毅長髮飄飄。

整個鎮妖塔在瘋狂的顫抖,頭頂數百根鐵鏈拉扯而來,傳來雨夜鬨鬧之聲。

如此動靜,讓張毅神色一緊,他需要趕緊的解決,否則等龍虎山察覺到了這邊的動靜,他再想走,恐怕就有些困難了。

“係統,開啟大功率吸收。”張毅大喝一聲。

開始大功率吸收陰氣中

下一秒,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個黑洞般,將四周陰氣彙聚而來。

一縷縷陰氣妖氣注入進他的體內,他千瘡百孔的身軀開始膨脹縮小膨脹縮小。

氣息滋潤著每一寸肌膚。

他的實力在瘋狂暴漲,同時極陰之地也開始發生變化。

漆黑的森林不僅朝著外界開始擴散,並且黑色的森林開始慢慢變紅,地麵多出了一條條血溝,還有各種毒蟲蜈蚣。

陰氣提升到了比之前強悍十倍的地步。

叮,極陰養屍地,進階還需三千邪念,請宿主收集三千邪念,方可突破。

“三千邪念?”張毅正準備詢問什麼是三千邪念,需要怎麼收集的時候。

蛟龍忽然開口:“主人,鎮妖塔有人來了,需不需要殺掉?”

張毅皺了皺眉頭:“來的是誰?”

“好像是龍虎山的一個道士,曾經主人與我一同從山下回來之時,給他買過糖葫蘆吃。”

嗯?

聽到這裡,張毅腦海中傳來陣陣記憶,糖葫蘆,紙人,小屁孩,孺子可教……..與妖魔不共戴天……..

天師劍感覺到了張毅的混亂,竟然朝著頭頂入門而來的張青鬆插去,速度很快,朝著咽喉而去。

張青鬆剛剛來到鎮妖塔就發現這邊不對勁,天師劍和蛟龍都醒了,並且裡麵陰氣混亂,似乎有什麼大妖亂世。

結果,前腳剛剛進來,天師劍迎麵就插了過來。

嚇得他急忙閃身,佝僂的腰瞬間就挺了起來,雙手夾住天師劍:“天師劍,你瘋了嗎,你在做什麼!”

等張毅回過神來,才發現天師劍的動靜。

急忙開口:“天師劍,回來!”

也是這道聲音,讓上方的張青鬆失了神,亂了步伐。來。一縷縷陰氣妖氣注入進他的體內,他千瘡百孔的身軀開始膨脹縮小膨脹縮小。氣息滋潤著每一寸肌膚。他的實力在瘋狂暴漲,同時極陰之地也開始發生變化。漆黑的森林不僅朝著外界開始擴散,並且黑色的森林開始慢慢變紅,地麵多出了一條條血溝,還有各種毒蟲蜈蚣。陰氣提升到了比之前強悍十倍的地步。叮,極陰養屍地,進階還需三千邪念,請宿主收集三千邪念,方可突破。“三千邪念?”張毅正準備詢問什麼是三千邪念,需要怎麼收集的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