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玄 作品

第一章

    

的利箭,轉眼就急奔百米。馬蹄奔踏如雷,頃刻間兩百大雪龍騎就奔到蠻兵大營南側防線前。蠻兵大營雖然慌亂拯救西側防線,南線卻也立刻於主道之前佈置了木柵拒馬,同時有許多蠻兵手持馬刀於戰線前方防守。這些蠻兵也聽到了遠處奔騰如雷的馬蹄聲,紛紛緊張的握住手中馬刀,奮力睜大眼睛朝馬蹄聲傳來的方向看去。月明星稀,月光下依稀可以看到大隊人馬朝他們急奔而來。“敵襲!”“應敵!”蠻兵紛紛大呼小叫起來,迅速退到營帳間的拒馬...蠻兵大營南側的荒原之中,一隊銀甲騎兵靜靜地看著西方燃起的火光,照亮了一側的夜空!

戰馬在夾雜著焦灼氣息的西風中低聲咆哮著,鼻孔中不時噴出一道道白氣!

就連它們,似乎也已經急不可耐!

但馬背上的銀甲騎兵卻依舊不動如山!

大雪龍騎百長陳玄脊背挺直如槍,雙眼沉靜的看著遠處,耳邊聽著隱約傳來的呼喊聲,表情卻似冇有一絲波瀾。

他在等待一個指令!

很快,遠處的火光似乎弱了一些。

蠻兵大營迅速切割的防火帶起了作用,蔓延的大火在燒到一半時,就被中間迅速拆除帳篷後的一片平地沙土隔絕開來。

“進攻!”

陳玄這時卻忽然一聲怒吼。

隨著他一聲令下,兩百大雪龍騎動如脫兔,突然就向北方疾奔而去。

大雪龍騎不動如山,一動就如同離弦的利箭,轉眼就急奔百米。

馬蹄奔踏如雷,頃刻間兩百大雪龍騎就奔到蠻兵大營南側防線前。

蠻兵大營雖然慌亂拯救西側防線,南線卻也立刻於主道之前佈置了木柵拒馬,同時有許多蠻兵手持馬刀於戰線前方防守。

這些蠻兵也聽到了遠處奔騰如雷的馬蹄聲,紛紛緊張的握住手中馬刀,奮力睜大眼睛朝馬蹄聲傳來的方向看去。

月明星稀,月光下依稀可以看到大隊人馬朝他們急奔而來。

“敵襲!”

“應敵!”

蠻兵紛紛大呼小叫起來,迅速退到營帳間的拒馬之後。

轉眼間,大雪龍騎的前鋒已經奔到近前。

為首的幾匹黑馬鼻孔中噴出如練白氣,奔到拒馬前不到一丈處時忽然後蹄用力一蹬地麵,身體驟然騰空,矯健如龍般越過拒馬,跳到眾蠻兵麵前。

刀光如電,瞬間劈落。

嚓!

一個蠻兵舉起馬刀橫檔,卻被陳玄的斬馬刀將馬刀與頭顱一起劈成了兩段!

刀勢未竭,陳玄卻手腕一擰,硬生生將近丈長的斬馬刀轉為橫掃。

雪白的刀光如同匹練,在旁邊兩個蠻兵胸前橫掃了出去!

嚓嚓!

兩個蠻兵的身體瞬間被這種能夠斬斷馬頭的精鐵長刀攔腰截斷,上半身直接斜飛了出去,下半身卻還端坐馬上,斷肢出血水飛濺如泉!!”“應敵!”蠻兵紛紛大呼小叫起來,迅速退到營帳間的拒馬之後。轉眼間,大雪龍騎的前鋒已經奔到近前。為首的幾匹黑馬鼻孔中噴出如練白氣,奔到拒馬前不到一丈處時忽然後蹄用力一蹬地麵,身體驟然騰空,矯健如龍般越過拒馬,跳到眾蠻兵麵前。刀光如電,瞬間劈落。嚓!一個蠻兵舉起馬刀橫檔,卻被陳玄的斬馬刀將馬刀與頭顱一起劈成了兩段!刀勢未竭,陳玄卻手腕一擰,硬生生將近丈長的斬馬刀轉為橫掃。雪白的刀光如同匹練,在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