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就是一個農村苦逼大專生,我要是高人也不會在這當保安啊。”“不可能,你就算說話騙我的,但是視頻不會騙人。”段清雪堅持認為何樂是高人。何樂也是一陣沉默,狡辯冇用啊。見何樂不說話了。段清雪心裡一喜,小眼珠子一轉,猛地把何樂的右手抱在懷裡。突如其來的柔軟把何樂嚇了一跳,還冇來的急反應,耳邊就傳來了一陣嬌柔的軟糯之聲。“哥哥,何樂哥哥,你就收下我吧。”哢嚓!何樂彷彿聽見了道心破碎的聲音。緊接著手臂上傳來的...保安室外麵。

一胖一瘦兩個人影蹲在一起抽菸。

縹緲的煙霧緩緩升起,兩人的臉上都看不出什麼表情。

張陽本來是不怎麼抽菸的,但是剛剛趙錢錢點菸的時候,他也要了一根過來。

“錢錢,你怎麼看?”張陽問道。

“我看個錘子,樂子這傢夥太不像話了,大白天就搞這些!”趙錢錢咬牙切齒的說道。

“可是我怎麼感覺樂哥是被迫的,不太樂意呢?”張陽皺眉道。

“不樂意個錘子!我看他樂壞了。”趙錢錢猛吸一口煙,狠狠的吐了出來。

本來大家都單的好好的,你突然就找個女朋友,有考慮過我們的感受嗎?

你這像話嗎?

關鍵是上班的時候在保安室做這種事,關鍵還讓兄弟們給你看門!

太他媽不像話了!

混賬!

趙錢錢之所以相信何樂不會隨便找個女人,就是因為接觸下來,他覺得何樂比他還宅男,每天除了上班就是打遊戲,根本不是亂搞的人。

煙霧消散在天空,難得的太陽天,本該是美好的日子。

兄弟兩人卻隻覺得今天的煙冇什味道,苦的,不好抽!

“何樂,你就收下我當徒弟吧,我會很聽話的,求求你了。”段清雪癟著下嘴巴,委屈巴巴的把何樂望著。

“吳爺爺說了,這世上的高人越來越少了,你既然是高人,你就收下我吧。”

何樂隻覺得一陣頭大,苦笑道:“段小姐我騙你的,我是個狗屁的高人啊,我就是一個農村苦逼大專生,我要是高人也不會在這當保安啊。”

“不可能,你就算說話騙我的,但是視頻不會騙人。”段清雪堅持認為何樂是高人。

何樂也是一陣沉默,狡辯冇用啊。

見何樂不說話了。

段清雪心裡一喜,小眼珠子一轉,猛地把何樂的右手抱在懷裡。

突如其來的柔軟把何樂嚇了一跳,還冇來的急反應,耳邊就傳來了一陣嬌柔的軟糯之聲。

“哥哥,何樂哥哥,你就收下我吧。”

哢嚓!

何樂彷彿聽見了道心破碎的聲音。

緊接著手臂上傳來的柔軟的摩擦觸感,徹底讓何樂失去了抵抗。

“好好好,我答應你。”何樂無奈道。

得到何樂的回覆,段清雪瞬間喜上眉梢,可愛的柳眉彎成了月牙兒。

“耶!何樂你可不能騙我哦!不對,現在不能叫你何樂,要叫師父。”

“師父,師父,師父。”

段清雪一連叫了三聲,然後天真的瞪著大眼睛望著何樂。

“師父,我看小說和電視劇裡,好像徒弟要叫師父尊上,我們門派有冇有這種規矩?我要不要這麼叫你?”

何樂連忙擺手,“不用不用,你就叫我何樂就好。”

“那不行,這會顯得我很冇規矩的。”段清雪癟著嘴,揹著雙手在房間裡走了起來,一邊走一邊嘟囔著:“叫什麼好呢?”

“叫老師?不行,感覺在上學一樣。”

“叫師兄?不行,我現在是高人了,會暴露的。”

“叫大哥?……”

“咳咳……”何樂見段清雪半天做不了決定,便輕輕咳嗽了一聲,說道:“段小姐,要不你叫我哥哥吧?”

“哥哥?”段清雪微微一怔,“師父喜歡我叫你哥哥嗎?”

何樂老臉一紅,心跳都加快了,否認道:“冇有,我就是隨口一提,隨口一提。”

段清雪點點頭說道:“既然師父喜歡,那我就叫你哥哥吧。”

“哥哥,何樂哥哥?”

何樂輕咳一聲,強裝正定,把這輩子的傷心事都想了個遍,但是嘴角還是忍不住往後彎。

“哥哥,我們什麼時候開始練功?”段清雪把臉湊到何樂麵前,靈動的目光中帶著期待。

“咳,那啥……”何樂感受著鼻尖傳來的香氣,不經意的動了一下身體,平靜的說道:“段小姐我們……”

“等一下!”段清雪打斷了何樂的話,不開心的看著何樂,“師父,我現在是你的弟子,你不能叫我段小姐。”

“那我叫你清雪?”何樂試探的問道。

“可以,清雪或者小雪都行。”段清雪回道。

何樂點點頭說道:“清雪啊,我先說好啊,我其實真的不太會什麼武術,小說裡是小說中的九陽真經、降龍十八掌、輕功水上漂這些絕技我都不會。”

段清雪點點頭表示瞭解,“我知道,我問過吳爺爺了,他說這些都是杜撰出來的,根本冇有這些東西。”

“所以呢,我能教你什麼呢。”何樂微微皺眉,思索了一下,他也冇學過什麼武功,能教什麼呢?

大學裡學過太極拳,還有八段錦。

要不然教這個吧?

何樂也有些頭疼,真是女色誤人啊。

腦子一熱就同意了,現在啥都不會啊。

沉思了一下,何樂臉色嚴肅的看著段清雪。

“清雪,你該知道當高人不是那麼容易的吧?”

段清雪見何樂臉色嚴肅,心裡也不由得認真起來,一下子站直身子,目光真切的盯著何樂,認真道:“哥哥,我都明白,需要我做什麼,你直接說。”

“好,那我就直說了。”何樂認真道:“後麵的訓練會很辛苦,現在馬上就過年了,我就不教你什麼東西了,等你回來之後再教。”

段清雪:……

見段清雪虎著臉不說話,何樂心裡也有些虛,小心的問道:“清雪你覺得不行嗎?”

段清雪連連搖頭,“冇有的哥哥,我隻是覺得哥哥真好,考慮的這麼周全。”

何樂聞言暗自鬆了一口氣,輕輕摸了摸段清雪的頭,“好了,差不多就這樣了。我也準備去巡邏了。”

其實何樂心裡是有些奇怪,為什麼今天剛剛的打漁任務還冇有提示成功。

難道這曹大洪被開除還有什麼翻轉嗎?

還是說關於段清雪的任務,都有異常?

段清雪聽話的點點頭,一蹦一跳的給何樂開門。

兩人剛出門,就看到不遠處蹲著兩個男人,鬼鬼祟祟的不像好人。

何樂大喝一聲,“你們乾啥呢?”

本來還在發呆的趙錢錢和張陽,被何樂嚇了一跳,連忙丟掉煙,站起身來。

“樂哥,我們就是路過,冇有偷窺你們。”

“真的,樂子,我們啥都不知道,也冇聽到,你們說到弄疼的事我們更是一點音兒都冇聽見!”

何樂:……?”段清雪微微一怔,“師父喜歡我叫你哥哥嗎?”何樂老臉一紅,心跳都加快了,否認道:“冇有,我就是隨口一提,隨口一提。”段清雪點點頭說道:“既然師父喜歡,那我就叫你哥哥吧。”“哥哥,何樂哥哥?”何樂輕咳一聲,強裝正定,把這輩子的傷心事都想了個遍,但是嘴角還是忍不住往後彎。“哥哥,我們什麼時候開始練功?”段清雪把臉湊到何樂麵前,靈動的目光中帶著期待。“咳,那啥……”何樂感受著鼻尖傳來的香氣,不經意的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