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丞 作品

第一章

    

斷了,你做這些也冇有用。」賀子淩堅定地看著他:「!隻要一到失去她,我就覺得呼吸都困難了。」賀丞:「賀少,你要什麼樣的漂亮女孩冇有,就非程暖不可嗎?」「你見過比程暖還漂亮嗎?」賀子淩起什麼又道:「對,你可能覺得曉京姐比程暖漂亮,畢竟情人眼裡出西施,但在我眼中她是我見過最漂亮,一顰一笑都能牽動我的個人,總之我就喜歡她,你懂?」賀丞:「誰跟你說我喜歡藍曉京?」賀子淩滿臉興致看著他:「我爸,你爸,賀家人都...賀丞了眉宇,無奈地笑了起來:「這事我怎麼幫得了你?你可是跟江莉有婚約的,你都不用問,伯父是不可能同意你跟程暖的。」

「我不會娶江莉的,我壓根就不喜歡她。」賀子淩滿臉不甘:「除非我死了。」

賀丞挑了挑眉頭,冇說話

賀子淩:「你說如果我絕食,自殺,離家出走,我爸會不會妥協?」

賀丞:「……」

「你可以試試,但倒黴的一定是程暖。伯父也許奈何不了你,但他可以揹著你動程暖。」

「她家已經經不起折騰了,我勸你還是清楚。」

賀子淩焦躁地用力撓頭:「難道就冇有一個完全的辦法嗎?」

賀丞:「放棄她不就好了,她既然都決定要跟你斷了,你做這些也冇有用。」

賀子淩堅定地看著他:「!隻要一到失去她,我就覺得呼吸都困難了。」

賀丞:「賀少,你要什麼樣的漂亮女孩冇有,就非程暖不可嗎?」

「你見過比程暖還漂亮嗎?」賀子淩起什麼又道:「對,你可能覺得曉京姐比程暖漂亮,畢竟情人眼裡出西施,但在我眼中她是我見過最漂亮,一顰一笑都能牽動我的個人,總之我就喜歡她,你懂?」

賀丞:「誰跟你說我喜歡藍曉京?」

賀子淩滿臉興致看著他:「我爸,你爸,賀家人都認為你們是一對,而且你師父不已經把你當半個兒子了嗎?」

賀丞神晦暗不明地睨著他,「我把她當妹妹。」

「哦豁!」賀子淩:「曉京姐知道嗎?你看你們平時還挺曖昧的。」

「算了,彆聊我的事。」賀丞轉移了話題,「不論你再喜歡程暖都是不明智的,彆禍害人家了吧!」

賀子淩一臉堅定:「,如果她跟彆人在一起了,我一定會瘋掉,哪怕不能娶她,我也不可能放掉她。」

賀丞冇有再說什麼。

賀丞雖然賤缺德,但還是十分信守承諾的,不到三天他就通知我去接我爸。

見到我爸的時候,我所有的隱忍和堅強都在一刻全部破防,眼淚就像斷掉的珠子,怎麼都止不住。

「爸!」

他的狀態比我象的還要差,前明明隻有幾根白髮,現在整個頭都白了,又黑又瘦,臉頰凹陷。

臉上手上都是清晰可見的瘀青。

「爸,為什麼會有麼多傷,是不是有人在打你。」

爸爸看了眼工作人員,並冇有說受傷的事,隻是了我的肩膀,「冇事不要緊的,呢?她怎麼樣?」

我:「你保釋的事情,我怕辦不成,不敢先告訴她。」

「好。」爸爸歎了一口氣,「賀丞說你求他來的,他冇有為難你吧?」

我搖了搖頭,掩飾道:「冇有,他是個好人。」

這時賀丞跟負責的人交涉完走了出來。

在門口,賀丞目光淡淡地略過我,「我還有事,你們自己打車回去。」

我客氣又禮貌:「好,今天麻煩你了。」

賀丞回了我一個耐人尋味的神。

爸爸上前一臉感激:「賀律師,感謝你以德報怨,過去的恩怨希望你放心上。」

賀丞冷冷一笑:「你多了,我不過是拿錢辦事,公事公辦而已,因為你,我差點兒死在醫院,這事我永遠不會忘的,你現在這樣也算是報應了。」

爸爸頓時臉煞白,僵地愣在原地。

賀丞說完長腿跨上車,揚塵而去。

我連忙上前挽住他的胳膊:「爸,你彆理他,他就是巴毒。」

爸爸無奈地看著我:「這算不了什麼,暖,你給爸說實話,他有冇有欺負你?他這麼恨我,不可能易同意接這個案子的。」

「真冇有。就是花了不少錢,他算是整個律師界最貴的律師了。」

「多少?你哪來的錢?」

「借的,蔣雅你還記得嗎?跟我一起在國外上學的個留學生,她家件很好你知道的,加上這幾年又存了不少錢。」

總算圓了過去,他也冇有再問。

傍晚做了一桌子的飯菜,吃到一半賀丞突然來電話。

我躲到陽去接:「什麼事?」

賀丞:「在你家樓下,下來。」

我反感道:「在吃飯,晚點兒。」

賀丞語氣佻:「程大是還冇適應自己的角嗎?你有什麼資格讓我等?」

我氣得頭昏腦漲:「賀丞,你能不能行行好,我爸纔剛回來,吃完這頓晚飯嗎?不就點兒事嗎?等等?」

「我再等你五分鐘,你不來簽,這份托合同我就撕了作廢。」他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

「爸,小雅找我有點兒急事,我先出去一會兒。」我隻能隨便扯了個謊,急沖沖出門。

「你爸纔回來,難得一家人在一塊,吃完飯再去嗎?」

爸爸:「冇事,暖兒長大了,她有分寸。」

……

我下樓一眼認出賀丞輛紮眼的車,看見駕駛位上的他後,拉開副駕駛位上去。

他扔給我一份合同:「讓你爸簽了。」

我拿起合同要看一下,賀丞不耐煩道:「整個行業都是差不多的款,要看回去再看。」

說完他又扔給我另一份:「你先把這份簽了。」

我疑惑地看了眼,居然是一份勞動合同。再喜歡程暖都是不明智的,彆禍害人家了吧!」賀子淩一臉堅定:「,如果她跟彆人在一起了,我一定會瘋掉,哪怕不能娶她,我也不可能放掉她。」賀丞冇有再說什麼。—賀丞雖然賤缺德,但還是十分信守承諾的,不到三天他就通知我去接我爸。見到我爸的時候,我所有的隱忍和堅強都在一刻全部破防,眼淚就像斷掉的珠子,怎麼都止不住。「爸!」他的狀態比我象的還要差,前明明隻有幾根白髮,現在整個頭都白了,又黑又瘦,臉頰凹陷。臉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