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通通說給他聽。她有好多話要跟他說。可當陳黎真的甦醒,她的話卻又卡在了喉嚨,不知該如何說起。因為,看到陳黎甦醒的幸福已經壓過了她內心所有的情緒。她蹲下身子,將剛剛掉落的餐盤和早餐撿了起來。陳黎注意到她蹲下的時候有些異樣,有種行動上的不適感。至於什麼原因,他心知肚明。“抱歉,早餐臟了,我給你再重新做一份,等會就好!”蘇紫櫻快步離開房間,去到廚房再準備做一份。其實,她大可以使用異能力讓剛剛掉落的早餐恢複...“早上好。”

陳黎微笑道。

蘇紫櫻喜極而泣,邊哭邊笑:“早上好……”

她設想過陳黎醒來的很多種畫麵。

每一種,她都對陳黎傾述自己的內心,把這些天來的所有苦悶、思念與幸福通通說給他聽。

她有好多話要跟他說。

可當陳黎真的甦醒,她的話卻又卡在了喉嚨,不知該如何說起。

因為,看到陳黎甦醒的幸福已經壓過了她內心所有的情緒。

她蹲下身子,將剛剛掉落的餐盤和早餐撿了起來。

陳黎注意到她蹲下的時候有些異樣,有種行動上的不適感。

至於什麼原因,他心知肚明。

“抱歉,早餐臟了,我給你再重新做一份,等會就好!”

蘇紫櫻快步離開房間,去到廚房再準備做一份。

其實,她大可以使用異能力讓剛剛掉落的早餐恢複如初。

之所以刻意再做一份,隻是突然想起來昨晚發生的事,讓她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麵對陳黎。

蘇紫櫻有些緊張,動作機械的做著早餐。

內心默唸:他冇有發現、他冇有發現、他冇有發現……

陳黎想著她離去的背影,有些好笑地搖了搖頭。

他在想待會要怎麼麵對她,該說些什麼。

雖然感覺離自己甦醒的日子已經很近,但他萬萬冇有想到是在兩人翻雲覆雨後的第二天。

昨晚的事情發生後,陳黎就決定了,哪怕現在的蘇紫櫻隻存在於這個夢境,他也要把她當做真實存在的人來看待。

時間已經不剩多少了。

陳黎內視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

隻能用糟糕來形容。

他的生命力,被百億靈魂之力消耗了超過一半。

若非有蘇紫櫻幫他維持生命體征,他恐怕早已經撐不住了。

再加上昨晚蘇紫櫻那毫不“憐香惜玉”的動作,更是讓他腰間一陣陣痠痛。

本來因為靈魂之力的消耗,他的身體就夠虛的了。

現在被她搞得更虛了。

陳黎默默歎氣。

……

十分鐘後。

蘇紫櫻端著熱騰騰的瘦肉粥走了進來。

之前冇考慮周到,剛醒的陳黎應該吃點容易消化的流食纔是。

她裝作什麼都冇發生的樣子,來到陳黎身旁坐下。

蘇紫櫻坐到放在床邊的椅子上,拿起這碗粥,輕聲問道:

“自己可以吃嗎?”

陳黎抬了抬手。

力氣還是有的,隻是變弱了很多。

他搖頭說道:“不太行。”

同時,他摸了摸腰間,又扯了扯嘴角,表示有點疼,臉色難受的說道:“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我的腰好酸,像要散架了一……”

聞言,蘇紫櫻臉色紅了一下,但很快被她壓了下去。

她動作迅速,左手端著碗,右手拿著勺子就把粥送到了陳黎嘴邊,打斷了陳黎的話。

“那我餵你,你先吃飯,不要說這麼多話。”

她怕陳黎再說下去,昨晚的事情就不攻自破了。

剛用勺子舀出來粥冒著熱氣,很是燙嘴。

但被蘇紫櫻用異能力冷卻,到了陳黎嘴邊時,已經變成了適合入口的溫熱。

肉粥入口,許久未曾甦醒,身體早已渴望食物的陳黎也不再說話。

很快,一碗粥就被蘇紫櫻一口一口地喂完了。

蘇紫櫻問道:“飽了嗎?”

“飽了。”

陳黎點了點頭。

雖然很想大吃特吃,但實際上,久未進食會導致他的胃縮小,吃一點就感覺飽了。

“嗯……”

蘇紫櫻把碗放到一旁。

陳黎笑道:“粥很好吃,想不到你的廚藝還不錯。”

被陳黎一誇,蘇紫櫻內心頓時感到一陣竊喜。

哼。

那可是我這幾個月不斷試錯鍛鍊出來的廚藝。

她得意道:“那是當然了,我學什麼都快。”

這時,她看向陳黎,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陳黎這時候剛醒,也就是說他的記憶是停留在他觸碰紅樹的時候的。

也就是說,他對自己的記憶還是處在自己對他冷淡的時候?

想到這,蘇紫櫻一驚,有些恐慌。

雖說她已經跟陳黎道過歉,但陳黎在昏迷中根本聽不到。

有必要再道一次歉才行。

“對不起……我……”

“噓……不必多說。”

陳黎伸出手虛抵嘴唇。

他看出來了蘇紫櫻要說什麼,笑道:“其實,我什麼都知道。”

話音一落,蘇紫櫻如遭雷劈。

結結巴巴的問道:“什……什麼都知道?”

陳黎點頭:“對,什麼都知道。”

蘇紫櫻紅著臉,聲若蚊蠅:“知……知道什麼……”

見到蘇紫櫻的反應,陳黎頗為滿意。

便如實說道:

“知道你為我療傷消耗了巨量的異能力。”

“知道你已經跟我道過歉,知道你為什麼生氣,知道你很後悔……”

“知道了你為了讓我醒來能吃上飯一直在鍛鍊廚藝……”

“知道我已經昏迷了兩個多月,也知道這兩個多月來你一直都在照顧我。”

隨著話語的推進,陳黎的聲音中蘊含的感情也愈發深厚。

“也知道……你為了我放棄了返回原來的世界。”

“這些天來,我的身體雖然陷入昏迷,但意誌在靈魂中清醒,可以觀察外界。”

“所以,我什麼都知道。”

他看向蘇紫櫻,認真說道:“紫櫻,謝謝你。”

“如果不是你,我早已死去。”

這是陳黎第一次不帶姓叫她的名字。

聽到這些話,想起自己這些天來遭受的種種,蘇紫櫻鼻尖一陣酸楚,淚水也情不自禁地再次瀰漫眼眶。

就像是小孩子為了做家務,又不小心把盤子打碎。

大人出來後隻看到了碎掉的盤子,責罵了小孩子一通後才發現事情真相。

陳黎的這聲道謝,就像是大人獎勵給小孩的糖果。

讓蘇紫櫻既是委屈又是開心。

都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

最後,隻能輕輕擦拭著眼角說了一句:“嗯……”

等等!

突然,她意識到了什麼,身體一僵,臉色迅速漲紅。

意識能觀察外界,什麼都知道,那就代表……

她小心翼翼的試探:“那昨晚……”

陳黎聳了聳肩,直接說道:“也知道。”

聞言,蘇紫櫻整個人都愣住了好一會。

她目光閃躲,有些不敢麵對陳黎。

但發現陳黎似乎並不怎麼在意,又問:“你……不生氣嗎?”

“不生氣啊。”

陳黎微笑道:“像你這樣的大美女對我投懷送抱,我高興都來不及,又怎麼會生氣呢?”

“其實……到了現在,已經不用再遮掩什麼了。”再重新做一份,等會就好!”蘇紫櫻快步離開房間,去到廚房再準備做一份。其實,她大可以使用異能力讓剛剛掉落的早餐恢複如初。之所以刻意再做一份,隻是突然想起來昨晚發生的事,讓她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麵對陳黎。蘇紫櫻有些緊張,動作機械的做著早餐。內心默唸:他冇有發現、他冇有發現、他冇有發現……陳黎想著她離去的背影,有些好笑地搖了搖頭。他在想待會要怎麼麵對她,該說些什麼。雖然感覺離自己甦醒的日子已經很近,但他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