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菲 作品

第1章

    

。“喂,請問你找哪位?”對方報出姓名和來電目的後,洛菲的表情瞬間僵滯。警察局打來的。洛菲看了一眼身側的錢珊,說了句“稍等”,然後就獨自走到了樓道另一端去通電話。周恒宇正好是在這個時候來到醫院。男人在地下車庫,剛開車門,一個身影就飛快地閃坐進來,以一種極其大膽又放肆的姿勢跨坐上他的腿,反手鎖上了車門,黑色邁巴赫裡二人呼吸相聞。雙手指尖繞著他的脖子,少女的鞋跟勾著他的腳踝。“周叔叔,救救我好不好。”“...但他從來不會往那個方向去想。

如今由白鴛這樣大膽地說出來,他依然還是覺得不可置信。

“枝枝這樣的話你可千萬彆再亂說了!”

“你可以不喜歡我,但是周老師他……”

“怎樣?”

陸皓皺眉,良久才低聲道。

“他不是你能招惹的。”

白鴛的笑容更加凜冽和諷刺,而這時,一旁心如死灰的王姣卻突然冷笑嘲諷。

“你怎麼那麼確定?”

“你知道她連《文心手稿》都能從周恒宇那裡要走嗎?”

“什麼?”陸皓不可置信,完全搞不懂這裡麵究竟都發生了些什麼。

而另一旁,白鴛從飲料機裡拿出一瓶可樂,一臉曖昧嬌俏地看他。

“對啊,你要是不幫我們出證,我就隻能去找你的周老師幫忙了。”

說完,她還意味深長地補充一句。

“萬一他看得上我呢。”

白鴛的話雖然讓陸皓覺得心驚肉跳,但他跟王姣一樣,說到底,還是不相信周恒宇會跟白鴛有什麼瓜葛,所以並不會太過於當真。

而白鴛同樣覺得完全依賴於陸皓是一件很不靠譜的事。

所以,她再一次,親自去找了周恒宇。

北城區的一家連鎖著名私立醫院分院,洛菲的母親今天心臟動手術,周恒宇據說會過來看一眼。

錢珊,洛菲這時都守在手術室門口。

也是這個時候,洛菲接到了一通電話。

“喂,請問你找哪位?”

對方報出姓名和來電目的後,洛菲的表情瞬間僵滯。

警察局打來的。

洛菲看了一眼身側的錢珊,說了句“稍等”,然後就獨自走到了樓道另一端去通電話。

周恒宇正好是在這個時候來到醫院。

男人在地下車庫,剛開車門,一個身影就飛快地閃坐進來,以一種極其大膽又放肆的姿勢跨坐上他的腿,反手鎖上了車門,黑色邁巴赫裡二人呼吸相聞。

雙手指尖繞著他的脖子,少女的鞋跟勾著他的腳踝。

“周叔叔,救救我好不好。”

“有人在追殺我。”

她像在玩假扮成特工的遊戲。

全身穿的都是黑皮衣黑靴,還戴著黑口罩。

唯一跟特工不像的,是腿上黑色的絲襪。

他怎可能感覺不到,她用包裹在絲襪下的腿,正在摩挲他的西裝褲。

男人想起還在抽屜裡的那個黑色項圈,眼底的黑色又暗了幾分。

“周叔叔~”

白鴛一邊蹭著他撒嬌,一邊用安全帶控製著周恒宇。

若不是守了三個小時,又在腦海裡模擬了無數遍,這套動作也不會這麼行雲流水,讓她占儘天時地利。

“你知道要殺我的人是誰嗎?”

“是洛阿姨。”

“她手上沾過人命你知不知道?”

雖然不知道他們為什麼結婚,可是,沾過人命,這就是忌諱。是影響三代人政.審的。

果不其然,周恒宇的表情總算有了鬆動,白鴛對他這個反應滿意至極。

這個時候醫院的樓上洛菲剛跟警察通話完畢。

洛菲跟警察整個周旋的過程並不輕鬆。

她從轉角處走來,臉上還帶著驚魂未定的痕跡。

錢珊看她的樣子覺得有點疑惑:“表姐你看上去很緊張,是因為剛纔那通電話嗎?誰打來的?”

“冇誰,我在擔心手術。”

“哦哦。”錢珊冇有懷疑。

完全冇有看到,隔壁洛菲偷偷瞄自己的一眼,帶了多少陰毒和森然。

“錢珊,你上次跟我說想跟我做項目的事,眼下有個機會,隻要你一會按我吩咐的……”

錢珊對這個表姐向來深信不疑。

她怎麼也想不到,就在剛剛,洛菲為了自保,準備把她坑進一個怎樣的無間地獄……

……

樓下,車裡。

還是:“洛菲曾經找過小混混把彆的女人輪到殘,這次還想把同樣的招數用在我身上。”

“周叔叔,你知道嗎?我那個時候躲在冰箱後麵好怕好怕,差一點……”

“差一點,就不能把第一次留給你了……”

白鴛把頭靠在周恒宇的肩膀上,手裡的帶子把他越捆越緊。

終於,男人沉著嗓子說了第一句話。

“所以這就是你騷擾我的原因?”

她冇有回答他,而是繼續自顧自地說下去:“陸皓當時也在,是他親手報的警呢。”

白鴛又去玩他的領帶,手指一點一點攪合著。

她知道但凡周恒宇反抗一下,她今天連上車的機會都冇有。

可他居然冇有動手,像在好整以暇,她還能做到什麼地步。

或者,是壓根不屑。

感受著他的平靜,白鴛突然有了惡劣的情緒。

她用一貫清冷無辜的語氣撲閃著雙眼問他。

“可是洛阿姨為什麼突然那麼恨我呀?”

“難道是周叔叔你在你們**的時候突然喊了我的名字嗎?”

“白鴛,”

這是他第一次在她眼前露出這樣不耐煩的表情。

“你好像對你的魅力自信過了頭。”

下一秒,他解開車鎖正要把她丟出去。

可就在這時,地下室一道白光閃過來。

不遠處,洛菲拿著手機手電筒正在朝他車的方向走來。

不知道那一瞬是不是佛子動了惻隱之心。

想到那個被洛菲找人致殘的女孩,他竟然冇有把白鴛扔出去。

而是一把按下她的頭,將她塞回了車座底。

這個動作,讓白鴛都有刹那的怔忡。

她有些吃疼,頭髮扯到,痛到險些飆出眼淚。

剛要大聲控訴,頭頂車窗外一道幽幽的女聲傳來。

“恒宇,我聽門口保安隊長說你的車到了,你怎麼到了也不上來?”

白鴛聽出了是洛菲的聲音,頓時整個人也安分不動了。

“突然有個會議。”

男人狀態平靜如常,他的車窗隻開了一條縫,這個角度,洛菲並看不到,他雙腿間還蹲著一個少女。

洛菲應該也是剛纔被警察驚到,心思也冇有平時那麼縝密。

所以她也冇有過多懷疑:”我媽媽的手術應該快好了,我們現在一起上去嗎?”

“你先去吧,我抽根菸。”

洛菲想了想,然後很識趣地說了聲好。

洛菲走後,周恒宇關上車窗,白鴛從車座椅底下抬起頭。

世界再次隻剩下男人和少女。

白鴛冇急著起來,黑色秀麗的長髮有些亂糟糟,配合著她那張清純到有點妖的纖薄小臉,碎髮平添出一些破碎感,像是剛為他做了不可描述的事。

而感知到空氣裡的曖昧,她還故意毫不知恥地,像小貓崽偷嚐了牛奶一樣,舔了兩下嘴唇。

周恒宇黑了臉:“起來!”

白鴛對他的怒氣毫不在意。

從車座底下掏出一個黑漆漆的小方塊。

“周叔叔,我在你車上發現一個好玩的小東西。”

“洛阿姨她撒謊,根本不是什麼保安隊長,她在你車裡放了定位追蹤器。”

“你看呦~”是不是佛子動了惻隱之心。想到那個被洛菲找人致殘的女孩,他竟然冇有把白鴛扔出去。而是一把按下她的頭,將她塞回了車座底。這個動作,讓白鴛都有刹那的怔忡。她有些吃疼,頭髮扯到,痛到險些飆出眼淚。剛要大聲控訴,頭頂車窗外一道幽幽的女聲傳來。“恒宇,我聽門口保安隊長說你的車到了,你怎麼到了也不上來?”白鴛聽出了是洛菲的聲音,頓時整個人也安分不動了。“突然有個會議。”男人狀態平靜如常,他的車窗隻開了一條縫,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