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存在,你來到這世間的所有痕跡將被我儘情抹去。”“像一隻螻蟻般,低賤的死去吧,哈哈哈……”他張狂的笑聲響徹整條街道,絲毫不顧及到這副場景會落在任何有心人的眼中。“閆宇軒,你最好殺了我,我若不死,你一定會後悔終生!”陸景沙啞的聲音混著血水,緩緩的閉上眸子。莫謹瑜分明看到,他的眼角落下一絲不可名狀的晶瑩之物。原來這傢夥竟然也會落淚,她還以為他是個冇有七情六慾的怪物呢。“臨死之前還如此嘴硬猖狂,跟你那個死...她還以為莫謹瑜是想救下這個幫她擋了一鞭子的帥哥,並未懷疑有他。

“唉?你還要去啊,真是個不聽勸的犟丫頭……”

莫謹瑜拽著洛珍珍,自己推著輪椅就往前走。

“誒呀,你就依我一次吧,快跟上,不然要跟丟啦!”

腦海裡麵,滿是陸景渾身受傷流血的模樣。

她一時間很難將如此狼狽的他,與前世那個囂張的商業帝國主宰聯絡到一起。

他的未來如此風光,原來早年也會有這麼落魄的時刻麼?

洛珍珍被莫謹瑜用力的拽著,也不知這小妮子哪裡生出來如此蠻橫的力道,無奈,她看著莫謹瑜自己推輪椅推的費勁,還是依了她,雙手扶上推手,推著她往前趕去。

忽然,莫謹瑜拉了刹車,洛珍珍差點撞了上去。

正冇好氣,準備牢騷幾句,就發現莫謹瑜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前方。

順著看去,方纔逃竄的陸景,此時已經被幾名保鏢再次抓住。

敢於反抗的後果,自然便是迎來更加強烈的報複和打擊。

陸景被幾隻大腳死死的踩在腳底下,渾身是血,染紅了麵龐,眼睛中儘是不甘。

冷風呼呼的吹。

遠處偶爾也有行人經過。

但瞥見這邊的場麵,又驚又恐,趕忙匆匆低著頭路過,不敢多管閒事。

閆宇軒不緊不慢的走來,看著被手下控製的陸景,他的嘴角流露出一絲笑意。

他根本不擔心陸景會跑掉。

本來想給他個痛快,既然他愛玩貓捉老鼠的遊戲,那自己陪他玩就是。

走到他麵前,閆宇軒伸出蹭亮的名牌皮鞋,緩緩的踩在了他的腦袋上。

陸景依然是死死的咬著嘴巴,冇有說話。

拚儘了渾身的力量,他不斷掙紮。

不過受了重傷的他,根本不可能反抗得了閆宇軒。

天空下起了小雨,他趴在水坑中,就像是一條被主人拋棄的落水狗。

“我愚蠢的弟弟啊!”

“你待在我的酒吧裡麵,整日裡找機會,想巴結那些有錢有勢的女人,你以為這點事情能夠瞞過我的眼睛嗎?”

“之所以不動你,是因為時機未到,讓你白白的多活了這些時日,也算是可憐你了。”

他每一個字落下,都敲在陸景心上。

一雙佈滿仇恨的雙眼,就像是隱藏在草叢中的毒蛇,恨不得在閆宇軒的腳踝狠狠來上一口。

越是看到陸景這般憤怒卻無能為力的樣子,閆宇軒就越笑的洋洋得意。

陸景的慘象落在莫謹瑜的心中,不知為何,她並未有任何一絲暢快。

明明她是來看陸景的笑話的……

親眼見證不可一世的財團掌權者,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一朝跌落到了塵埃裡,卑微的不可名狀。

這種巨大的反差感,讓莫謹瑜的腦子裡麵短暫的忘記了報仇的事情。

閆宇軒自顧自的繼續道。

“前段時間家族裡發生了許多事情,不得已迫使我放棄尋找你。”

“現在局麵已經穩定了下來,我可以儘情的騰出手來解決你這個麻煩。”

“最後再叫你一次弟弟吧。”

“從今日過後,世上再也冇有人知道你的存在,你來到這世間的所有痕跡將被我儘情抹去。”

“像一隻螻蟻般,低賤的死去吧,哈哈哈……”

他張狂的笑聲響徹整條街道,絲毫不顧及到這副場景會落在任何有心人的眼中。

“閆宇軒,你最好殺了我,我若不死,你一定會後悔終生!”

陸景沙啞的聲音混著血水,緩緩的閉上眸子。

莫謹瑜分明看到,他的眼角落下一絲不可名狀的晶瑩之物。

原來這傢夥竟然也會落淚,她還以為他是個冇有七情六慾的怪物呢。

“臨死之前還如此嘴硬猖狂,跟你那個死鬼老媽倒是有幾分相像。”

閆宇軒搖頭,滿臉不屑。

“住嘴,不許提她!”

陸景像是被觸及了心中的逆鱗,刹那間竟然差點掙脫出來。

不過很快又被閆宇軒死死的摁在了水泥地麵。

“一個將死之人,還有什麼好忌憚的?”

“既然你著急去死,那我就偏不急,先將你好好折磨一番再說。”

一個眼神過去,旁邊的打手立刻領會老大的意思。

不知從哪裡摸出來一柄生鏽的鐵錘,照著陸景的左腿,抬手就發力往下猛砸。

呼!

千鈞一髮之際,莫謹瑜竟然鬼使神差的衝了出來。

“住手!”

喊出這句話的時候,她心裡驀然一愣。

為什麼要救他?

讓他被人活活打斷腿,這種結局難道不是更加大快人心嗎?

但偏偏此時話已出口,如覆水難收。

洛珍珍嚇了一跳,隻能硬著頭皮也跟著出現在眾人眼前。

“警告你們,可彆亂來啊!”

洛珍珍看著一群虎視眈眈的打手,試圖以氣勢壓過他們。

她敢在酒吧裡麵和尹琳琳動手,那是知道尹琳琳打不過自己。

眼前這群人可不一樣,他們是真敢動手殺人的。

不過好在閆宇軒顯然有些忌憚了。

他混跡這個圈子多年,一眼就看出來,無論是莫謹瑜還是洛珍珍,都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子。

觀其穿著打扮,言行舉止,應該家世背景不俗。

雖然說他們閆家在豪門中算是頂級,但是也不能隨隨便便滅其他家族的口。

家族中的事務他纔剛剛處理好,在這風口浪尖的時刻,他必須要好好為自己今日的所作所為將會產生怎樣的後果仔細考慮。

“這是我們的家事,還請兩位不要多管閒事。”

閆宇軒沉著臉。

他有些後悔,為什麼不果斷點弄死陸景,以至於出現了這個意外。

莫謹瑜看著神色有些愕然的陸景,眼光複雜,硬著頭皮接話。

“你們當街殺人,這可是犯法的事情。”

“現在離去,我們可以當什麼都冇看到。”

洛珍珍知道閨蜜的心思,她想保這個男人,強忍著心中的害怕,她配合這莫謹瑜一唱一和。

“你們可彆亂來,不然隻要我大喊一聲,就會引來更多的人,到時候你們全都跑不了。”

閆宇軒咬牙切齒,看來今天是動不了這個小雜碎了。

“好,我給二位小姐一個麵子。”

說著,又低頭看向陸景。

俯下身子,在他耳旁輕輕笑道。

“弟弟,看來你還能苟活一些時日呢?”

“不過從今天起,你的任何舉止都會在我的嚴密監控之下,要不了多久我們還會再見麵的,哼。”

言罷,大手一揮。

“我們走。”

很快,閆宇軒就領著一群狗腿子,消失在了街角儘頭。

等這群人走後,洛珍珍才發現自己後背滿是汗水。

莫謹瑜內心一團混亂,不知自己今日這是中了什麼邪。

自重生以來,她每日都想著,要是有機會再見到陸景,她一定要報上一世之愁,可當真正看到陸景麵臨絕境時,為何會鬼使神差的站出來救了他?甚至連自己的安全都置之不顧。

她掉頭就走,看起來心情很糟糕。

洛珍珍見狀,連忙追了上去。

陸景看著遠去的身影,不知想到了什麼,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站了起來,搖搖晃晃,勉強站穩腳跟。

用儘最後的一絲力氣,他衝著莫謹瑜的背影,喊道:

“帶我走,我什麼都願意做……”控之下,要不了多久我們還會再見麵的,哼。”言罷,大手一揮。“我們走。”很快,閆宇軒就領著一群狗腿子,消失在了街角儘頭。等這群人走後,洛珍珍才發現自己後背滿是汗水。莫謹瑜內心一團混亂,不知自己今日這是中了什麼邪。自重生以來,她每日都想著,要是有機會再見到陸景,她一定要報上一世之愁,可當真正看到陸景麵臨絕境時,為何會鬼使神差的站出來救了他?甚至連自己的安全都置之不顧。她掉頭就走,看起來心情很糟糕。洛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