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拿證書。回來的時候,就看到薑敘走到了那個瓷瓶的旁邊,還想伸手把瓷瓶上麵的蓋子給打開。“薑敘,你什麼呢!”薑敘慢吞吞地說,“看看彆人的爹長什麼樣。”薑定保怒道,“這個蓋子是封死的,本來就打不開,我之前就試過了!你趕把手放下,你弄壞了賠不起!”“這不是很好開嘛。”薑敘直接打開了,她還看了一眼瓷瓶的,果然是人的骨灰。而隨著她打開蓋子,湧出來的陰氣也越來越多了。薑定保也愣了好久,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語,“這怎...“你怎麼又來了!”

薑敘無語地說。

“還不是因為你!”

柳相無看著她,清冷的眼眸中散發著濃重的怨氣,“本座身體不適,正準備閉關休息,你又召喚本座什麼!”

他和霍北宸說完,就直接回崑崙雪山了,把自己關了起來,準備好好一覺,然後度過難熬的期。

結果剛躺下有了些意,就莫名其妙地出現在了薑敘的喪葬店裡!

“我冇召喚你啊。”

薑敘不滿地看著他,“分明是你自己來找我,為什麼老是汙衊我。”

“本座無緣無故來找你什麼?”

柳相無瞪著她,忍不住牙,“小騙子!你再這樣捉弄本座,你死定了!”

他說完,身影就消失了,繼續回崑崙山上的窩裡覺去了。

薑敘:“……”

薑敘看著柳相無消失,沉默了好一會兒,臉上浮現思索之色。

她就召喚過柳相無兩次啊,一次是試驗契約的力量,還有一次是去江海市送紙紮,其他時間都冇召喚過他。

那他為什麼每次都說是她召喚的?

本來薑敘以為柳相無是自己過來找她的,想要占她便宜,但是他過來也冇做什麼過分的事情。

比如這一次,剛來放了一句狠話,然後就消失不見了,不像是特意來找她的。

薑敘仔細地回想了一下,然後視線看向了桌上那張畫錯了一筆的冥幣。

她突然想明白了!

她震驚地看著那張冥幣,“難道是因為我產生了張的情緒,然後就觸發了契約的護主模式,直接把柳相無給送到我身邊?讓他保護我?”

薑敘之前一直冇用過這個契約,也不是特彆清楚契約的功能,冇想到還能這樣。

薑敘越想越覺得有道理。

先前那幾次柳相無莫名奇妙地出現,都是她因為生活中的一些小事,心裡張了。

還有鑽被窩的那次。

她記得那晚做噩夢了,夢到有人在追殺自己,覺都的很張很刺激,然後著著,就發現柳相無出現在她的被窩!

“我的天,這契約真霸道啊。”

薑敘想明白之後,忍不住扶額,“看來我要控製一下自己的情緒,不能隨便張了,不然柳相無估計想宰了我。”

她想到柳相無剛纔看自己的眼神,那個怨氣比怨鬼還重,恨不得捏死她呢。

薑敘歎了一口氣,重新畫了一張冥幣,然後把那些東西拿去發貨。

做完這些,就到吃飯的時間了,她就直接去了二叔的家裡。

薑敘剛走到大門口,就見彆墅客廳裡頭有好些人,明顯是邀請了不少親戚過來吃晚飯。

這是有什麼喜事?

薑敘進到了客廳,這才發現茶幾上麵放著一個紅木禮盒,還綁著紅色的綢帶,看上去像是比較貴重的東西。

但是她卻看到,禮盒的中不斷地溢位黑色的陰氣。

“這是……死人的物件?”

薑敘嘀咕了一句。

她有點搞不明白那二叔想啥。

正想到這裡,原主的那個二叔就來了,還熱情地說道,“薑敘,你現在都是網上的大紅人了,二叔都好幾次刷到你的直播視頻。”

薑敘冷淡,“哦。”

原主的二叔叫做薑定保,他見薑敘冷淡,就有些不滿。

“哎呦,當了大網紅就不一樣啊,眼睛都長到頭頂上了,現在見到你二叔我都不叫了。”

“……”

薑敘聽這陰陽怪氣的聲音就煩,剛想用賬本甩他臉上,讓他還錢。

結果薑定保突然說道,“對了,這次讓你過來,是讓你看個東西。畢竟你也是上過名牌大學的大學生,肯定能看出這是什麼年代的好東西。”

薑定保走到了茶幾旁邊,把紅木禮盒上的綢帶解掉了,打開了盒子。

“我最近收了個好東西,已經請專家看過了。今天請大家過來吃飯,就是讓你們也長長見識。”

盒子打開了,露出了一個淡青色的圓潤瓷瓶,像人的一個腦袋這麼大,瓶身上還雕刻了一些看似複雜的紋路。

但薑敘仔細看了一下,卻感覺上麵的雕工有點糙,不像什麼貴的東西。而且隨著盒子打開,瓷瓶溢位來的陰氣越來越重了。

薑定保又說道,“薑敘,你要是能說對這是個什麼東西,二叔就給你包個大紅包!”

薑敘神色味,“你真要我說?”

“說吧,我買的是什麼?”

薑定保抬著下巴,一臉得意的樣子。

明顯就是以為自己買了個古董,邀請這些人過來炫耀的。

薑敘就直接說了,“你把人家的爹買回來了。”

薑定保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了,不滿地看著薑敘,“薑敘,你胡說什麼呢?你不會是讀書把腦子讀壞了吧!”

其他人也是一臉疑惑。

“什麼買爹啊?爹還能買?”

“薑敘是不是在罵人?”

見他們都不懂,薑敘就說,“聽不懂啊?那我說的再明白點,就是你買了個骨灰罐。至於年份嘛,現代的。”

薑定保的臉色一陣扭曲,瞪著薑敘說,“這可不是現代的骨灰罐,而是清代的花瓶,我還找過專業的大師鑒定,價值上百萬呢!我再收藏收藏,時間久了,這個瓶子還會升值!”

薑定保還看了一眼那些議論的親戚,“你們懂什麼是升值嗎?好的古董纔會升值,收藏的時間越久,價值越高!”

“上百萬?這麼貴!”

“真的假的,定保,你花多少錢買的?”

親戚們震驚不已。

薑定保的臉色這纔好了一點,“我花了十二萬買的,你們要是不信,我可以給你們看看鑒定證書。”

他轉頭去拿證書。

回來的時候,就看到薑敘走到了那個瓷瓶的旁邊,還想伸手把瓷瓶上麵的蓋子給打開。

“薑敘,你什麼呢!”

薑敘慢吞吞地說,“看看彆人的爹長什麼樣。”

薑定保怒道,“這個蓋子是封死的,本來就打不開,我之前就試過了!你趕把手放下,你弄壞了賠不起!”

“這不是很好開嘛。”

薑敘直接打開了,她還看了一眼瓷瓶的,果然是人的骨灰。而隨著她打開蓋子,湧出來的陰氣也越來越多了。

薑定保也愣了好久,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語,“這怎麼還有東西。”

薑敘把瓶子的蓋子蓋回去,拍了拍薑定保的肩膀,“二叔,趕把人家爹送走吧,請個爹回來,可不是好的。”

薑定保這纔過來,憤怒地一把甩開薑敘的手,他感覺到其他親戚都有些看笑話地看著自己。

他就梗著脖子說,“這不是骨灰,這是用來清潔瓶子內部的粉末,為了保價用的!至於保價是什麼,我和你們這群土包子解釋了,你們也不懂!我可是有專業鑒定師給的鑒定書,薑敘又不懂鑒定!”今天請大家過來吃飯,就是讓你們也長長見識。”盒子打開了,露出了一個淡青色的圓潤瓷瓶,像人的一個腦袋這麼大,瓶身上還雕刻了一些看似複雜的紋路。但薑敘仔細看了一下,卻感覺上麵的雕工有點糙,不像什麼貴的東西。而且隨著盒子打開,瓷瓶溢位來的陰氣越來越重了。薑定保又說道,“薑敘,你要是能說對這是個什麼東西,二叔就給你包個大紅包!”薑敘神色味,“你真要我說?”“說吧,我買的是什麼?”薑定保抬著下巴,一臉得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