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的宋太太來為他們那個風流成性的兒子做遮羞布。你們誰都不想讓我死的。”蘇力山冷笑:“你說的冇錯。”“但我可以讓你在這地下室待一輩子!”“你永遠彆想看到外麵的太陽。”話落,蘇力山大步離開。蘇若簡淡笑。她找蘇力山過來,就是試探他的態度。現在,她已經有了逃離這裡的辦法。市中心小區。事務所臨時有事,時循然不得不回去一趟。給蘇若簡發了簡訊,她並冇有回。以為她還在睡覺。晚上十點半,他帶著她愛吃的夜宵趕來。房門大...第22章他會不高興的

思忖間,蘇力山已經來到了門口。

他環視一圈,就看到角落裡被掀開被褥的地方,那一道道劃痕和乾涸的血跡。

該死的,他以前怎麼冇注意到!

他轉移視線看向蘇若簡,不耐煩道:“你有什麼話跟我說?說吧。”

蘇若簡說:“晚飯太難吃了,我想吃火鍋。”

“還有,給我準備個吃飯的桌子,大大方方的給我送飯。不要把我當犯人,每天隔著鐵門丟我清湯寡水的飯菜。”

蘇力山臉色陰黑:“你找我來就是為了這個?”

蘇若簡點頭:“這很重要好吧,人是鐵飯是鋼。”

層層保鏢把守,蘇力山根本冇把她的話當回事。

轉頭對管家說:“給她準備好點的飯菜,再放進去一張桌子。”

“若簡,隻要你乖乖住在這裡,你放心,你爸我一定不會為難你。”

“但若你要有什麼幺蛾子想跑出去壞了我和宋家的好事,那你彆怪我這個做父親的對你不留情麵。”

蘇力山轉身要走。

蘇若簡靠著牆壁,淡淡的說:“這個地下室裡,抬出去過死人吧。”

“爸,家裡預設這樣的地下室,你手上到底有多少人命啊?”

蘇力山眼底漾起濃烈的危險。

“既然知道,你還敢直接挑釁我?”

蘇若簡不以為意。

“蘇家已經不是曾經的蘇家,你太需要宋家的扶持。而宋家,又太需要我這個得體懂事的宋太太來為他們那個風流成性的兒子做遮羞布。你們誰都不想讓我死的。”

蘇力山冷笑:“你說的冇錯。”

“但我可以讓你在這地下室待一輩子!”

“你永遠彆想看到外麵的太陽。”

話落,蘇力山大步離開。

蘇若簡淡笑。

她找蘇力山過來,就是試探他的態度。

現在,她已經有了逃離這裡的辦法。

市中心小區。

事務所臨時有事,時循然不得不回去一趟。

給蘇若簡發了簡訊,她並冇有回。

以為她還在睡覺。

晚上十點半,他帶著她愛吃的夜宵趕來。

房門大開,室內一片狼藉,蘇若簡的電話被摔到角落裡粉碎。

偌大的房間裡,哪裡還有半點蘇若簡的影子。

手裡的飯菜散落一地。

時循然周身瞬間殺氣騰騰。

他立刻打電話報警!

隨後,往時家打了個電話。

“喂,老周。”

“是我。”

對麵,傳來老者客氣的聲音:“少爺。”

“幫我找一個人,她失蹤了。”

“您告訴我名字。”

“蘇若簡。”

“我要馬上知道她被誰抓走了!”

老周第一次聽到向來情緒穩定的少爺急成這樣。

立刻重視起來:“您彆擔心少爺,我馬上去找人,您放心,憑時家的勢力,很快就會有結果!”

掛了電話,時循然在屋內來回踱步。

時而看了看蘇若簡的行李,時而看了看地麵上淩亂掙紮過的痕跡。

他一顆心七上八下,從來冇有這麼慌亂過。

老周的速度很快。

一個小時時間,便找到了蘇若簡的行蹤。

“少爺,蘇若簡小姐被她的親生父親帶走了。”

“隻是……”

時循然心裡咯噔一下:“隻是什麼?”

“隻是,您怎麼會和蘇家的小姐扯上關係?”

“如果被老爺知道,他會不高興的。”?”蘇若簡不以為意。“蘇家已經不是曾經的蘇家,你太需要宋家的扶持。而宋家,又太需要我這個得體懂事的宋太太來為他們那個風流成性的兒子做遮羞布。你們誰都不想讓我死的。”蘇力山冷笑:“你說的冇錯。”“但我可以讓你在這地下室待一輩子!”“你永遠彆想看到外麵的太陽。”話落,蘇力山大步離開。蘇若簡淡笑。她找蘇力山過來,就是試探他的態度。現在,她已經有了逃離這裡的辦法。市中心小區。事務所臨時有事,時循然不得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