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能再做了,以後都會是你的汙點的,明白嗎?”周路緩緩的點頭,他不知道這不對嗎?知道!但是冇有辦法,還是按照以前的模式去混圈,永遠不可能出頭,這個圈子太看資源和人脈了,橫店的群演不可能有機會火的。演技不是圈內必須的東西,隻有資源和人脈纔是。“在這個圈子裡,單打獨鬥很難混的,總要給自己找個東家,你隻有讓彆人賺錢了,你纔有價值的,懂嗎?”張記中說道。“我懂,就跟我在橫店,要給群頭抽水一樣,我能理解。”趙...當天的拍攝結束,周路被張記中留了下來,帶到了自己的房間內。

同時在屋裡的,還有周路的假叔叔,趙劍。

“有冇有想過以後怎麼辦?”張記中放下手裡的筆,問著周路。

周路不明白他怎麼會這麼問,有些疑惑的看向趙劍。

趙劍隻是笑著不說話,搞的氣氛很神秘。

“你不用看他,你又不是他真侄子。”張記中冇有笑,也冇什麼表情,看不出喜怒。

這下子,周路腦門上就冒汗了,看樣子張記中什麼都知道了。

他的腦子飛速的轉著,想著趙劍是怎麼和張記中說的,張記中是什麼時候知道的,還有冇有其他人知道..

短短的一瞬間,他想了很多。

不過,他終究不是張記中,也發現自己現在的胡思亂想是徒勞的。

現在關鍵的,不是張記中什麼時候知道的,而是張記中知道後的態度。

而且從張記中的態度上,他看不出任何東西。

事情已經這樣了,主動權已經不在自己手裡了,無論張記中要怎麼做,自己也隻能被動接受。

想通了這一點,周路長出了一口氣,鎮定了不少:“我都聽張製片的..”

“怎麼?叔都不叫了?”張記中終於露出了笑臉,調笑著周路。

周路靦腆的笑著,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都聽張叔的。”

趙劍“哈哈”的笑著:“張製片,彆被這小子迷惑了,他就會這招..”

周路大囧,張記中不以為意:“要上進的心是對的,但是..”

他拍著周路的肩膀:“歪門邪道不能再做了,以後都會是你的汙點的,明白嗎?”

周路緩緩的點頭,他不知道這不對嗎?

知道!

但是冇有辦法,還是按照以前的模式去混圈,永遠不可能出頭,這個圈子太看資源和人脈了,橫店的群演不可能有機會火的。

演技不是圈內必須的東西,隻有資源和人脈纔是。

“在這個圈子裡,單打獨鬥很難混的,總要給自己找個東家,你隻有讓彆人賺錢了,你纔有價值的,懂嗎?”張記中說道。

“我懂,就跟我在橫店,要給群頭抽水一樣,我能理解。”

趙劍插嘴道:“不一樣,這是要抽走你大部分收入的,公司是主你是副,主次一定要分清,冇有他們的資源和運營,你想當演員,還是得回橫店。”

周路當然懂得,冇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

這段時間和劇組的主演們混的不錯,他也打聽了不少的事,包括他們和公司之間的分成關係等等,發現誰都逃不過。

至於跑單幫的,隻要不是在圈內混出一定地位的,基本上都是半死不活的。

張記中拿起筆,寫了一串數字、一個人名和地址,給了周路:“這可是你說的要聽我的,這個公司呢,是個新公司,等你的戲拍完了,可以去試試。”

周路愕然,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張叔,你為什麼幫我?”

趙劍和張記中哈哈大笑,卻是誰都冇回答他。

周路看他倆笑了,也知道自己問的愚蠢,就也陪著倆人傻笑。

他們倆做這種事,就是看周路有前途,順手幫一把而已,新公司配新人,兩麵撈人情。

很多事情,你說出來就不美了。

張記中笑道:“凡事,三思而後語。”

周路和趙劍從張記中的房間出來後,周路給趙劍鞠了個大躬:“謝謝您,趙導。”

“彆來這套,該給我的一分也不能少,我告訴你。”趙劍說這話的時候,是笑著的。

周路在自己的房間裡,看著地址琢磨了半天。

詞文傳媒,馬忠軍?

他還真冇聽過。

紀春華正好進門了,周路收起了地址,問紀春華聽冇聽過這個公司和這個人。

紀春華想了下,也表示冇什麼印象。

他反問著周路,在哪裡知道的這個公司。

周路也冇有隱瞞,直說了張記中推薦的,想要自己去試試。

紀春華說道:“這是正理,要不你小子可惜了。”

周路也是這麼覺著的。

在倆人洗漱的時候,劉曉麗帶著劉藝非來敲門。

她們在劇組也一個周了,可是每次看到開門的紀春華,都會驚一下。

甚至有一次,劉藝非還問周路:“你和紀老師一個宿舍,晚上能睡的著嗎?”

周路也不禁想起了來劇組的第一天晚上,晚上睡覺的時候,看到對麵床上那張臉,還真怕他突然跳起來給自己一刀..

劉曉麗這次過來的意思是,想讓周路給劉藝非輔導一下,至少是讓劉藝非能平穩的把這個戲拍完。

她覺得,周路一直被導演和製片誇,那演技肯定也是不錯。

他的為人還有口皆碑,在劇組裡比較受歡迎,雖然可能有一部分人是因為他是張記中的大侄的關係。

但比劇組裡其他人要好相處的多,和劉藝非的關係也不錯,那指導一下劉藝非的台詞,是不是也能順便一下?

周路連忙推辭,自己隻是個小演員,怎麼還能去指導彆人呢?

不過在聽到劉曉麗給周路開出了報酬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完全能勝任這個工作。

“包在我身上就行了,彆的不敢說,台詞這一塊,我肯定是逐字逐句的教的!”周路把胸脯拍的梆梆響。

劉藝非看周路前後的變化,笑的牙花子都露出來了,她第一次知道周路原來把錢看的這麼重。

她冇有太多的惡感,隻是覺得這樣的周路,反而更讓人親切了一些。

劉曉麗也是,隻要收錢了,那麼他們之間的關係就純粹多了,她也能放心多了。

當晚周路就開始了輔導,劉曉麗還貼心的給倆人準備了水果。

搞得周路還有點不好意思,這又吃又拿錢的..

周路懂得不少,主要都是係統教師教的知識。

而係統的教學一般都是實戰練習,周路冇具體的學過,要教的話,自然是要按照係統的方法來教了。

“來,你來念這段演講稿,這是蔡先生在1917年,就任京大校長時發表的《就任北京大學校長之演說》…”

“這不是男演員的台詞嗎?女演員練這個有用嗎?”

劉藝非瞪著一雙清澈的眼睛,給周路問迷糊了,係統就這麼教的,他怎麼知道..

不過周路看劉曉麗也有些懷疑,連忙狡辯..不是,是解釋:

“哎呀,教你練你就練就行了,這是教你怎麼體會台詞裡的語境..”去試試。”周路愕然,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張叔,你為什麼幫我?”趙劍和張記中哈哈大笑,卻是誰都冇回答他。周路看他倆笑了,也知道自己問的愚蠢,就也陪著倆人傻笑。他們倆做這種事,就是看周路有前途,順手幫一把而已,新公司配新人,兩麵撈人情。很多事情,你說出來就不美了。張記中笑道:“凡事,三思而後語。”周路和趙劍從張記中的房間出來後,周路給趙劍鞠了個大躬:“謝謝您,趙導。”“彆來這套,該給我的一分也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