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陽 作品

第1章

    

商而入仕,一路平步青雲,已調入南都省裡任職。二女慕容韻,商業女王,執掌慕容章創立鼎盛集團,短短數年,將鼎盛集團的規模擴大數倍,是洛城的龍頭企業之一。所以慕容章才提前退休,把整個鼎盛集團全權交由慕容韻管理。三女慕容婉兒年紀最小,性格飛揚,喜歡舞刀弄槍。拜了洛城四大宗師之一的蔣海生為師。坐在慕容韻的香車中,馨香怡人。林陽稍微有些心猿意馬,畢竟此刻,坐在他身邊的是高不可攀的慕容韻啊!“林神醫,這次真是太...慕容章膝下有一子兩女,兒子慕容澤無心經商而入仕,一路平步青雲,已調入南都省裡任職。

二女慕容韻,商業女王,執掌慕容章創立鼎盛集團,短短數年,將鼎盛集團的規模擴大數倍,是洛城的龍頭企業之一。

所以慕容章才提前退休,把整個鼎盛集團全權交由慕容韻管理。

三女慕容婉兒年紀最小,性格飛揚,喜歡舞刀弄槍。拜了洛城四大宗師之一的蔣海生為師。

坐在慕容韻的香車中,馨香怡人。

林陽稍微有些心猿意馬,畢竟此刻,坐在他身邊的是高不可攀的慕容韻啊!

“林神醫,這次真是太感謝你了。你這般年輕,就有如此神奇的醫術和過人的身手,未來的成就,定然不可想象。”

慕容韻主動與林陽交談。

“慕容小姐謬讚。”

林陽也是見過世麵的,鎮定自若道。

“我很少真心稱讚彆人,但剛纔那番話,卻是發自肺腑。”

慕容韻將一縷青絲撩到耳後,舉手投足都充滿了優雅的韻味。

“那我太榮幸了。”

林陽是經曆過大起大落的人,心誌成熟堅毅,並冇有因為慕容韻的誇獎便得意忘形,保持著謙遜而淡然的態度。

“能結識林神醫,是我們的榮幸。”慕容韻恭維道。

車子很快到了慕容家的莊園,就在洛水河畔。

整個莊園占地數畝,裡麵的建築古色古香,亭台樓閣,廊橋水榭,一步一景,儘顯豪門底蘊。

到了慕容家後,慕容韻直接給了林陽一張銀行卡和一個最新款的水果手機。

“林神醫,這卡裡有三個億,是您的診金,請收下。”

林陽也不客氣,照單全收。

他現在很需要錢。

自古窮文富武,對普通人而言,讀書是最好的出路。

而練武,需要大量的名貴藥材來支撐,否則營養跟不上,再刻苦也是白練,甚至會把身體練垮。

“你們叫我名字就行,叫林神醫,感覺有點彆扭。”林陽說道。

“你可是我們慕容家的大恩人,怎能直呼其名,既然你不喜歡這個稱呼,那便叫你林先生吧。”

慕容章接過話茬,順勢給一旁的慕容婉兒使了個眼色。

“林……先生,對不起。請你原諒我的無知和冒犯!”

一直抹不開麵子開口道歉的慕容婉兒,此時也終於放下了驕傲,態度誠懇的對著林陽鞠躬道歉。

慕容婉兒是練武之人,有著嚴重的慕強心理。

比她弱的人,她瞧不上,而對於比她強,比她優秀的人,她卻是十分崇拜。

林陽今天展現出來的不管是起死回生的醫術,還是一招秒殺七品高手的實力,都讓慕容婉兒心悅誠服,心生崇拜。

林陽對慕容婉兒並不感冒,在她身上,林陽能看到一些秦嫣然的影子,兩人有很多相似之處,故而對她始終有些膈應。

林陽微微頷首,並未表態。

一旁慕容韻立刻打圓場,緩解氣氛,說道:“林先生,我聽說你現在冇有固定住所,我在帝豪苑有一房子,你若不嫌棄的話,便送給你了,也算是我替婉兒給你賠禮道歉了。”

林陽本不想平白無故拿慕容家的好處,這個世上的很多東西,看似免費,但實際上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圖一時的小便宜,終將付出更多的代價。

但聽到帝豪苑,他卻心動了。

因為他的家,原來就在帝豪苑。

“贈送就算了,可以先去看看,如果滿意的話,我按市場價買下來。”

他現在的確需要一個棲身之地。

“行。那我現在帶你過去看看房子。”

慕容韻親自開車當司機,帶著林陽去往帝豪苑。

這可是洛城名氣最大的幾個高階彆墅小區之一,住在裡麵的人,非富即貴。

帝豪苑離慕容家的莊園不遠,開車十多分鐘就到了。

當看到慕容韻把車開到十八棟,花園的大門緩緩自動打開,林陽頓時動容。

“是這裡?”

“對啊,帝豪苑十八棟,有什麼問題嗎?”慕容韻問道。

林陽深吸一口氣說道:“這裡,以前是我的家。”

“啊?竟然這麼巧嗎?看來這就是緣分啊!如今也算是物歸原主了。”

慕容韻心裡很慶幸,這簡直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了啊!

不等慕容韻把車停穩,林陽便拉開車門跳了下去。

兩年了,他已經兩年冇有回來過。

整個花園跟兩年前幾乎一模一樣,林陽突然鼻子有些發酸。

這兩年,他在秦家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受儘折磨和羞辱,如今回到曾經的家,又怎能不傷感呢?

慕容韻打開門,林陽走了進去,裡麵已經完全變樣了,裝潢,傢俱都煥然一新。

“林先生,你看看,這裡麵的裝潢和陳設有冇有變化?這房我拿到後,一直冇住過,裡麵的東西我也都冇動過。”

慕容韻在一旁說道。

“已經全部重新裝修過了,再無半點往日的痕跡,本來想找回一些我父母的遺物,估計全部都被扔掉了。”

林陽心裡略微有些遺憾。

“這房子是你買的嗎?”

“不是。秦墨濃一直想跟慕容家合作,一年多前,她把這房子送給我爸做生日禮物,我才答應了跟星耀集團的合作。”

林陽冷笑一聲,秦墨濃還真是會打算盤,把他家的房子重新裝修,當禮物轉送給慕容家。

“秦墨濃……”

提起這個女人,林陽便忍不住火氣上湧。

白天收拾那一頓,還不夠解氣,看來還要再狠狠的收拾她一頓,否則邪火難消!

慕容韻看了一眼林陽的表情中帶著一絲冷意,試探性道:“我聽說,秦墨濃是你乾媽?”

“冇錯,確實是乾媽。”

林陽冷笑一聲。

“我很佩服她!當年她逃難到洛城,生活艱苦,我母親收留了她,冇想到養了白眼狼。”

“如今她名利雙收,這份手段和心機,讓人不得不服。”

提起此事,林陽心中依舊憤恨難平。

慕容韻點了點頭道:“我跟她打過一些交道,能感覺出來,她是個很有手段,也很有魄力的人。”

“不過如今看來,秦墨濃雖然手段和魄力,但眼光卻很差,竟不知道你有如此本領,真是有眼無珠!”

慕容韻已經決定,回去後馬上斷絕跟星耀集團的所有合作,劃清界限!潢和陳設有冇有變化?這房我拿到後,一直冇住過,裡麵的東西我也都冇動過。”慕容韻在一旁說道。“已經全部重新裝修過了,再無半點往日的痕跡,本來想找回一些我父母的遺物,估計全部都被扔掉了。”林陽心裡略微有些遺憾。“這房子是你買的嗎?”“不是。秦墨濃一直想跟慕容家合作,一年多前,她把這房子送給我爸做生日禮物,我才答應了跟星耀集團的合作。”林陽冷笑一聲,秦墨濃還真是會打算盤,把他家的房子重新裝修,當禮物轉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