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巧不巧,又來了一個熟人。林陽曾經的未婚妻,柳賦雨。林陽看了一眼柳賦雨,並未吭聲。柳賦雨卻是嘲笑道:“我聽說你吸毒爛賭,還以為你已經死了,你居然還活著,真是人賤命!”“柳,你也認識他?”馮玉嬌問道。柳賦雨是VIP客戶,馮玉嬌作為店長,對她很熟悉。“他化成灰我也認得。”柳賦雨冷笑道。“哦?你對我感情這麼深嗎?化成灰了你還能認得。”林陽反唇相譏道。“自作多情,我希望你早點死!你這窩囊廢,活著有什麼意義?...林陽神態自若,馮玉嬌和其他的店員卻是目瞪口呆,滿臉震驚。

慕容韻的美和氣質,是讓這些女的見了都要心生嫉妒的。

這樣傾國傾城的大美女,怎麼會喜歡一個爛賭鬼,不是純純的一朵鮮花被豬拱了?

“就算他是你男朋友又怎麼樣?我們店不歡迎癮君子和爛賭鬼。”

馮玉嬌冷哼道。

“我說他一個爛賭鬼怎麼敢到我們店來買衣服,原來是上了富婆,做起了被人包養的小白臉。”

“美女,我好心提醒你一下,擦亮眼睛,就算是包養小白臉,也別隻看臉,小心被騙了。”

馮玉嬌尖酸刻薄的說道。

“真是聒噪!古馳店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員工,還當上了店長。”

慕容韻皺了皺眉頭。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我當店長,關你什麼事?你管得著嗎?我就不給你們,你能把我怎麼樣?有本事投訴我啊!”

馮玉嬌仗著自己男朋友是經理,也絲毫不慫,連帶著慕容韻一起罵了。

慕容韻臉上浮現一抹寒霜。

“我能怎麼樣?我能砸了你的飯碗。”慕容韻霸氣道。

“嚇唬誰啊你!有本事你就砸,我倒要看看,你拿什麼來砸我的飯碗!”

馮玉嬌不屑道。

慕容韻掏出手機,但還是詢問了一下林陽的意見。

“要教訓她嗎?”

“你隨意。”林陽淡淡道。

慕容韻直接一個電話打給她的秘書,說道:“我在九鼎城購物中心,讓九鼎城古馳專店的老闆馬上過來見我。”

“裝模作樣,你以為你是誰啊?隨便打個電話就能把我們老闆叫來?”

馮玉嬌依舊滿臉的不屑,這家古馳專店的老闆她是知道的。

老闆侯貴文是洛城萬豪商會的人,幾乎壟斷了整個洛城好幾個奢侈品牌的代理權,很有人脈和實力,絕對算得上是大人物。

慕容韻雖然看起來不像普通人,但也絕對不可能一個電話就能把侯貴文這樣的大人物叫過來。

其他店員這時候都不敢吭聲了,她們可冇有馮玉嬌這樣的底氣。

慕容韻打完電話,也懶得再跟馮玉嬌做口舌之爭。

今天要不是事關林陽,以慕容韻的身份地位,根本不會親自處理這樣毛蒜皮的事。

這時又有顧客走進來,立刻有店員去迎接。

“林陽?”

好巧不巧,又來了一個熟人。

林陽曾經的未婚妻,柳賦雨。

林陽看了一眼柳賦雨,並未吭聲。

柳賦雨卻是嘲笑道:“我聽說你吸毒爛賭,還以為你已經死了,你居然還活著,真是人賤命!”

“柳,你也認識他?”馮玉嬌問道。

柳賦雨是VIP客戶,馮玉嬌作為店長,對她很熟悉。

“他化成灰我也認得。”柳賦雨冷笑道。

“哦?你對我感情這麼深嗎?化成灰了你還能認得。”林陽反唇相譏道。

“自作多情,我希望你早點死!你這窩囊廢,活著有什麼意義?完全是費空氣,是你,早就上吊自殺了。”

柳賦雨諷刺道。

“柳說得太對了。”馮玉嬌彷彿找到了知音。

“你的女人緣這麼差嗎?”

慕容韻掩笑道。

“哎……今天出門冇看黃曆,冤家路窄啊!”林陽歎氣道。

“她誰啊?也是你同學嗎?”慕容韻問道。

“她是我未婚妻,柳家大,柳賦雨。”林陽解釋道。

“姓林的,把你巴放乾淨點,誰是你未婚妻?”

柳賦雨立馬否認道:“我跟你早就冇有任何關係了,你少自作多情!也不看看你現在是什麼德行,你還配得上我嗎?你我曾經的婚約,是我最大的恥辱。”

聽到這番對話,慕容韻和馮玉嬌也完全弄明白二人之間的關係了。

“我倒是覺得,是你配不上他。柳家大,有什麼了不起,有什麼可驕傲的?”

慕容韻知道,男人最要的麵子和尊嚴。

尤其是今天這樣的場合,一個是曾經喜歡林陽的女同桌,一個是有過婚約的未婚妻。

她必須要在這個時候,給林陽撐足麵子。

柳賦雨之前就注意到了慕容韻,這個女人身上的氣質和顏值,讓她都心生嫉妒。

她以為慕容韻隻是不相乾的顧客。

“你又是誰?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嗎?把你的給我閉上。”

柳賦雨本來就對慕容韻有些嫉妒,此時慕容韻居然幫林陽說話,她正好一些心裡的嫉妒和不爽,咄咄人,展現出柳家大的氣勢。

馮玉嬌立刻說道:“好像是個有點錢的富婆,把林陽當小白臉包養了。”

“噗……”

柳賦雨冇忍住噗呲一笑道:“包養林廢物?我冇聽錯吧?”

“柳,你冇聽錯,是真的!就是她帶著林陽來買衣服。”

“我好心勸誡她彆上當被騙,可有些人偏偏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還揚言要砸我的飯碗,說一個電話就能把我老闆叫過來。”

馮玉嬌繪聲繪的給柳賦雨講述剛纔發生的事。

柳賦雨聽了,更是忍不住捧腹大笑。

“你腦子有病吧?真是白瞎了你這張臉,居然包養這個廢物!”

“而且你知道這家店的老闆是誰嗎?在洛城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就算是我打電話,侯老闆都不一定來,你算老幾?”

“你給這個廢物小白臉撐腰是吧?你還不夠格。”

柳賦雨跟馮玉嬌一唱一和,如同唱雙簧,把慕容韻和林陽嘲諷得一文不值,十分得意。

慕容韻反而冇有生氣,笑著問林陽:“你看她們,像不像兩個跳梁小醜?”

林陽搖了搖頭道:“不像。”

“嗯?”慕容韻一愣。

“不是像,而就是。”

林陽這一本正經的話,引得慕容韻掩笑了起來。

在慕容韻和林陽麵前,柳賦雨和馮玉嬌的確是跳梁小醜。

“你竟敢罵我?”

柳賦雨同樣也是個格刁蠻潑辣的大,哪裡忍得了彆人當麵罵她是跳梁小醜。

“我是在抬舉你!事實上,在我麵前,你連跳梁小醜都還算不上。”

慕容韻可不是省油的燈,句句如刀,割得柳賦雨暴跳如雷。電話,也懶得再跟馮玉嬌做口舌之爭。今天要不是事關林陽,以慕容韻的身份地位,根本不會親自處理這樣毛蒜皮的事。這時又有顧客走進來,立刻有店員去迎接。“林陽?”好巧不巧,又來了一個熟人。林陽曾經的未婚妻,柳賦雨。林陽看了一眼柳賦雨,並未吭聲。柳賦雨卻是嘲笑道:“我聽說你吸毒爛賭,還以為你已經死了,你居然還活著,真是人賤命!”“柳,你也認識他?”馮玉嬌問道。柳賦雨是VIP客戶,馮玉嬌作為店長,對她很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