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成果,必須第一時間上報!”“哪怕實際增產效果達不到小十三所說的翻倍,哪怕是提升五成,也必定是近十年來大秦農業領域最為重大的突破!”“遵命!”“除此之外,蒙毅是否被十三的言語所打動了?”“回稟陛下,據觀察,蒙上卿並未動搖,他一心期盼扶蘇公子能夠歸來穩住時局。”贏政滿意地點點頭:“甚好。”“那小子雖然在治國之道上欠些火候,倒是在玩樂之事上頗具天賦。”“一會兒搗鼓兵器製作,一會兒又沉迷木匠工藝,雖說是走...情緒劇烈波動之下,體內真氣突然加速運轉,猶如狂瀾翻湧。

在這股爆裂真氣的衝擊下,原本堵塞的經脈瞬時被衝破疏通。

在盛怒的驅動下,修為猶如狂潮般迅猛推進,眼看著就要觸及先天後期圓滿的境界。

贏政內心一震,隨後那股激昂的情緒卻如泄洪般消退。

良久之後,他再度沉吟回味著剛纔的話語,愈發覺得其中蘊含的深意非同凡響。

有些道理淺嘗輒止,而有的至理名言卻是越品越有韻味,尤其在當下的曆史背景中,它們足以顛覆這個時代既定的認知。

“民惟邦本”,人民難道真的就是一個國家立足的根本麼?

這一刻,贏政腦海中浮現出諸多畫麵。

修築長城的百姓、修建自己陵墓的勞工、興建阿房宮的工匠,還有開鑿人工河的苦力。

這其中,有的工程對於大秦的穩固起到了決定性作用,然而也有一部分完全是為了貴族階層的利益服務。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然而在真正覆舟的危機來臨之前,舟往往意識不到水的力量可以顛覆一切。

這便是為何直到秦末農民起義爆發後,後續的君王才領悟到人民力量之重大的原因所在。

此刻,始皇帝嬴政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帝王與黎民,究竟誰更為關鍵?

這個問題,此刻的嬴政難以找到答案。

於是他向身邊的暗影問道:“暗影,你覺得那小子所說的話是對的嗎?”

暗影首領聞言,心頭一顫,這個問題他不敢隨意作答。

事實上,暗衛首領之所以選擇將此事率先提及,是因為十三公子的那番言論確實在某一刻觸動了他深藏的內心。

在成為黑冰台首領之前,他同樣是個平凡百姓,心中認定大秦君王如同天命所歸,百姓的一切福祉皆源自君王,他們所付出的一切,都是為了君王而存在。

然而,十三公子的寥寥數語,卻為他打開了新的視角。

儘管他未曾接受過教育,不懂得那些高深的道理,但他能深深感受到,當聽到十三公子的話語時,心底湧現出一股暖流。

那是一種久違的、幾十年都不曾體驗過的溫暖感覺。

也正因為如此,在青衣隨後追擊而來之際,他竟然冇有絲毫抵抗之意便選擇了退避。

他從心底不願與十三公子為敵。

暗影首領心潮翻湧,但他並未愚鈍到將自己的心聲和盤托出。

“稟報陛下,屬下以為,十三公子所言雖有其獨特之處,但您統一天下的偉業,實乃曠古爍今,無可比擬。”

“即便是上古時代備受尊崇的三皇五帝,也無法達成您的豐功偉績。”

“您,纔是這世上最為偉大的君王。”

“朕……知道了。”

贏政的聲音中透露出一絲疲憊:“還有何事,揀要緊且簡短的說吧。”

“是!”

黑衣人堅定迴應。

“稟報陛下,十三公子竟創造出兩樣奇物,據說若運用得當,能令糧食產量翻一番。”

“什麼!”

“還能讓產量翻倍?”

“莫非真能達到畝產五百斤的地步?”

“究竟是何物事,你可親眼見過實物?”

秦始皇聞此言,內心震動不已。

身為一國之君,他深知大秦的鐵血戰車軍陣雖冠絕天下,但吞併六國之後,隻能暫且偃旗息鼓。

究其原因,糧庫告罄成為關鍵。

大秦多年積攢的糧食,僅能支撐幾十萬大軍數年的征戰消耗。

如今外有匈奴、百越虎視眈眈,海疆更遠至蓬萊、琉球等地,秦始皇豈無拓展疆域之心?

實則是糧食匱乏所限。

為了支援連綿戰爭,大秦百姓生活日益困苦,甚至有人一天僅能勉強吃上一頓飽飯。

這個時代的農作物單產之低,如同一道難以逾越的天塹,始終困擾著秦始皇。

直至晚年,亦未能尋得解決之道,成為他心中的一塊頑疾。

此刻聽聞十三子竟發明出能夠提升作物產量達一倍之多的法寶,秦始皇如何能不心潮澎湃,激動萬分?

他的雙眸熠熠生輝,緊緊鎖定在黑衣人身上的同時,彷彿已暫時忘卻了先前所謂的“悖逆”言論。

“屬下親眼目睹其中一種神器,那是一種改良後的犁具,名為曲轅犁。”

在聽取十三公子與兩位丞相對曲轅犁的詳儘解說後,我深感此物能極大地提升耕作效率,為人力畜力節省頗多。

大秦幅員遼闊,然人口卻相對稀疏,倘若我們能夠藉助此犁開墾出更多的荒地,糧食產量無疑會大幅度增加。

贏政皇帝徐徐點頭,眼中閃爍的雷霆之威稍稍收斂。

“何不將此犁樣品帶回讓朕親自審視?”他問道。

黑衣人額頭上不禁滲出了細密汗珠,尷尬回稟:“臣……未能取回樣品……”

麵對贏政那如刀鋒般銳利的眼神,他心中暗忖:自己是否真有那麼無能?

贏政冷哼一聲,轉而詢問另一種事物:“那另外一件呢?”

“另一件據十三公子所述,喚作農家肥,實則為人畜排泄之物。”

黑衣人小心翼翼地介紹,“公子稱其能有效提升土壤肥力,縮短作物生長週期,並提高產量。”

“但此法尚需實踐驗證。”

相較於蒙毅的輕率質疑,贏政並未立即做出評判,而是沉吟良久,試圖揣摩其中的道理。

儘管他也不敢輕易斷定此事真偽,但他深知,無論結果如何,此事都必須付諸實踐。

“立刻派人跟進此事,務必緊盯成效!”

贏政下令道,“此事關係重大,倘若有任何實質性成果,必須第一時間上報!”

“哪怕實際增產效果達不到小十三所說的翻倍,哪怕是提升五成,也必定是近十年來大秦農業領域最為重大的突破!”

“遵命!”

“除此之外,蒙毅是否被十三的言語所打動了?”

“回稟陛下,據觀察,蒙上卿並未動搖,他一心期盼扶蘇公子能夠歸來穩住時局。”

贏政滿意地點點頭:“甚好。”

“那小子雖然在治國之道上欠些火候,倒是在玩樂之事上頗具天賦。”

“一會兒搗鼓兵器製作,一會兒又沉迷木匠工藝,雖說是走了點彎路,但多少也算有些實用之處。”

黑影正要應和,聞聽此言,趕忙抑製住了自己的聲音。

“隻是這小子太過離經叛道,待朕出關之日,先把他扔進大牢關押兩年再說!”

“對了,如今已過去兩日,北方邊境可有訊息傳來?”

始皇意在詢問扶蘇是否接到訊息並立即啟程返回。

黑影聞言,麵露一絲詫異:“陛下,暫時還未收到北境的訊息。”

始皇眉頭微皺,滿心疑惑:“去查明一下,究竟怎麼回事。”

“遵旨!”增加。贏政皇帝徐徐點頭,眼中閃爍的雷霆之威稍稍收斂。“何不將此犁樣品帶回讓朕親自審視?”他問道。黑衣人額頭上不禁滲出了細密汗珠,尷尬回稟:“臣……未能取回樣品……”麵對贏政那如刀鋒般銳利的眼神,他心中暗忖:自己是否真有那麼無能?贏政冷哼一聲,轉而詢問另一種事物:“那另外一件呢?”“另一件據十三公子所述,喚作農家肥,實則為人畜排泄之物。”黑衣人小心翼翼地介紹,“公子稱其能有效提升土壤肥力,縮短作物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