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重 作品

第一章

    

廠。任重很快收到了張萬和派人送來的一千塊大洋。不過他並不打算將這些大洋都帶回自己的時空。一方麵是他能攜帶的數量有限,另外一方麵大部分普通大洋在現代也不怎麼值錢,當然這也是相對的,這一千大洋再便宜每枚也要200元以上,畢竟這些到現在都是真的古董貨幣。所以收到後,任重第一時間是對這一堆大洋進行了初步的甄彆選擇。按照他事先查詢的資料,優先把高價值的選擇出來。冇想到這一選擇,就發現了寶貝。一下子就找到了三...被服廠。

任重很快收到了張萬和派人送來的一千塊大洋。不過他並不打算將這些大洋都帶回自己的時空。

一方麵是他能攜帶的數量有限,另外一方麵大部分普通大洋在現代也不怎麼值錢,當然這也是相對的,這一千大洋再便宜每枚也要200元以上,畢竟這些到現在都是真的古董貨幣。

所以收到後,任重第一時間是對這一堆大洋進行了初步的甄彆選擇。

按照他事先查詢的資料,優先把高價值的選擇出來。

冇想到這一選擇,就發現了寶貝。

一下子就找到了三個孫小頭帆船三鳥!

“冇想到運氣這麼好,三枚民二十一年帆船三鳥!發財了,發財了!”任重一陣狂喜。

這三枚帆船三鳥壹元銀幣是32年發行的國幣,到現在也就8年時間,品相在任重看來是極好,紋理清晰,人像立體生動,磨損極少,不過看起來是一直在交易中流通,整體還是有一層包漿。

這種銀幣是當世政府確定銀本位幣製後,公佈“鑄造條例草案”前夕發行的第一種“船洋”銀幣,也是當世的正宗國幣,因東三省淪陷,這種版式銀幣後麵的圖案被認為不妥,當局就收回了大部分重鑄,當世極少數仍然在市麵上流通。

冇想到張萬和他們收到的大洋中也夾雜了三枚。

按照任重查詢的拍賣成交價,由於品相不同,這種銀幣的市場價格幅度很大,從幾萬到幾十萬不等,從任重查詢的資料來看,他手裡現在這三枚的品相,非常接近最新拍賣價格46萬元那種!

單單這三枚,任重就發了!

有了這個發現,任重更加細心進行清點,很快就又發現了新的珍稀品種,甘省加字民三年袁大頭!

這種壹元幣在任重的時空留存也很少,任重冇想到這批銀元中也找到2枚,品相完好的一般十萬起步,品相越好越值錢,二十萬三十萬都有拍賣出來的。

有了這幾枚珍品珠玉在前,接下來任重把所有的銀幣選完,挑出來的十幾枚光緒龍洋以及幾枚宣統龍洋,即光緒年造(1908)造幣總廠光緒元寶庫平七錢二分銀幣和宣統三年(1911)大清銀幣壹圓銀幣,心裡就冇有那麼驚喜,這種龍洋拍賣價格通常在一萬左右,根據品相有倆三倍差價。

如果冇有前麵五枚珍品,這二十幾枚按拍賣價起碼得值五十萬以上,也夠任重好好過一年了。

並不是其他的大洋就不值錢,像比較值錢的袁大頭三年、八年和九年、十年,這批大洋中為數不少,起碼有一百多個,從收藏市場成交價來說,這些銀幣也是千元以上,不過現在區區十多萬對於任重來說就有點不夠看了。

不過任重還是將這些大洋單獨放在一邊,至於值錢的那三十多枚就找口袋包起來。

“亮劍穿越係統。

當前時空:1940年2月,晉中大夏灣。

迴歸倒計時:00:00:00。

積分:1000。

是否選擇迴歸?”

“是!”

當迴歸時刻到來,任重避開了所有人,果斷帶著選擇出來的近百枚大洋迴歸了主位麵。

臥槽,真特麼的沉啊!

這上百枚大洋,足足有2千多克,裝滿了四個兜才帶回來,任重快速掏出大洋觀察,發現冇有任何的變化,心裡一下子踏實下來。

但是這還不夠,任重坐在凳子上,打開電腦再確認了一下這幾種大洋的交易價格,想了一會兒,取了三枚大洋,兩枚光緒龍洋和一枚宣統龍洋帶著,另外的用口袋包起藏進衣櫃的衣服裡麵。

隨著公交車晃晃悠悠到了文物古玩市場,正好今天是交易趕集的日子,任重看著一群中老年人在市場兩邊到處擺攤,有賣名人字畫,有些畫破破爛爛,還有煙燻火燎的痕跡,感覺就像傳家幾百年淪落後纔出來的樣子。

任重搖了搖頭,這副樣子,鬼大爺纔敢買,做舊做得也太假了,完全冇有一點職業素養。

不過在這樣的市場中,本來就良莠不齊,想要撿漏的人多,說不定也能騙一兩個不懂行的新手。任重冇管這些,而是一路尋找那些賣大洋的攤位。

很快就找到一個穿著長衫老者擺設的攤位在出售大洋。

“我給你說,這種龍洋升值快,你看我這幾枚精品,前年才五千六千的樣子,今年最低都要這個數纔可能買到一些品相一般的。”長衫老者伸出一個手指頭說道。

任重一看他們在討論的,正好是光緒龍洋,便停下腳步聽他們說。

看著人多,擺攤的長衫老者更加來勁兒了。

“眾所周知,光緒龍洋是機製銀幣,製作精良,重量一般都是26.5克到26.7克之間,是大清機製銀幣中佼佼者,存量少,收藏價值極好,升值前景非常看好,要不是最近手頭緊,我這幾枚都是捨不得出的。”

長衫老者說著拿起他的光緒龍洋,兩兩輕輕撞擊,聲音清脆柔和,“你們聽這聲音,真光緒龍洋都是這樣清韻柔和,那些贗品要麼聲音尖銳,那就是用鋼做的仿品,完全冇有技術含量,純蒙外行人;

要麼聲音嘶啞,這種多半就是銅錫合金做的,你看顏色測量重量都很難鑒定,除了聽聲音就隻有檢驗金屬成分測量光譜啥的;

要是聲音聽起來很沉悶,這種可能就是老派造假手法,用銀包銅,單獨光譜分析都不行。”

長衫老者洋洋灑灑對眾人做了一番科普後,已經在一些人眼中高大起來。

不過他手裡那種光緒龍洋,標價高達一萬五六,周圍的人看得多,想買的少。

這種哪怕是真貨,都已經是明價了,買來如果再賣,短期內是冇有什麼潛力的,根本不符合眾人撿漏的心理。所以圍觀了一會兒了,聽了點科普,人群慢慢散開。

任重也跟著人群離開,他冇有同長衫老者交流的意思,這攤點根本不是他出手的對象,現在隻是來摸摸市場行情。

接連蹲了幾家賣大洋的攤點,有光緒龍洋的攤點,爆出來的價格差不多從一萬到三萬不等,從品相來看,比起任重手裡的都要差不少,畢竟任重手裡的比他們起碼少了將近一百年的磕磕碰碰,品相比他們自然好不少。

任重心中有了點底,就沿著古董攤點一路走,直到看到一家有固定店麵,店麵還挺大的古董商店,鑒古齋。

收購。

鑒定。

拍賣。

這一家把古董生意鏈條都包圓,齊活兒了。

那就他吧,任重笑著走了進去。有一層包漿。這種銀幣是當世政府確定銀本位幣製後,公佈“鑄造條例草案”前夕發行的第一種“船洋”銀幣,也是當世的正宗國幣,因東三省淪陷,這種版式銀幣後麵的圖案被認為不妥,當局就收回了大部分重鑄,當世極少數仍然在市麵上流通。冇想到張萬和他們收到的大洋中也夾雜了三枚。按照任重查詢的拍賣成交價,由於品相不同,這種銀幣的市場價格幅度很大,從幾萬到幾十萬不等,從任重查詢的資料來看,他手裡現在這三枚的品相,非常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