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但是對自己這個女兒,隻怕他巴不得自己死了。果然,宋幼平有些不耐煩了:“母親,您就是太縱容沅姐兒了,她纔會變成這個樣子!外頭人都怎麼說她,您知道嗎?”他拿宋祈笙的名聲出來說事,宋老夫人便氣的胸口痛了:“沅姐兒從前養在我這裡的時候,從未聽說過誰說她不好!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淮北則為枳,你怎麼不想想是什麼緣故?”這是在說就是蘇氏把人養成這樣的。宋幼平便實在忍不住冷笑:“照母親這麼說,梅兒難道就該冷著她,疏...若不是因為現在兒子都已經是侯府當家人了,是在外麵行走的爺兒們,宋老夫人恨不得給他一耳光讓他清醒清醒。

宋幼平不以為然:“母親,這跟梅兒有什麼關係?趙媽媽跟粉桃都已經招認了,隻不過是因為沅姐兒平時對待下人太過嚴苛了,她們被折磨的受不住,這纔會忍不住做了錯事。她們的確是該死,可沅姐兒自己也立身不正,梅兒做繼母的,輕了重了都不行,您倒好,還把事兒都怪在她身上!”

宋老夫人倒豎了眉毛,氣的當場嗬斥:“閉嘴!她就是這麼跟你說的?你也就這麼信了?若是冇人指使,趙媽媽跟粉桃都是家生子,她們有天大的膽子敢陷害沅姐兒?”

屏風後頭,宋祈笙輕輕的冷笑了一聲。

有了後孃就會有後爹,她的好父親一心一意都隻惦記著繼母了,現在哪裡還記得原配生的兩個孩子?

宋子思還好些,畢竟是他的嫡長子,是宗法上的繼承人,他還有幾分重視。

但是對自己這個女兒,隻怕他巴不得自己死了。

果然,宋幼平有些不耐煩了:“母親,您就是太縱容沅姐兒了,她纔會變成這個樣子!外頭人都怎麼說她,您知道嗎?”

他拿宋祈笙的名聲出來說事,宋老夫人便氣的胸口痛了:“沅姐兒從前養在我這裡的時候,從未聽說過誰說她不好!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淮北則為枳,你怎麼不想想是什麼緣故?”

這是在說就是蘇氏把人養成這樣的。

宋幼平便實在忍不住冷笑:“照母親這麼說,梅兒難道就該冷著她,疏遠她?隻怕到那時,母親又要說梅兒是惡毒繼母了!”

真是冥頑不靈!蘇氏都做的這麼明顯了,他竟然還一點兒都看不出來,還在這裡振振有詞!宋老夫人皺眉看著他,恨不得拿了柺杖狠狠地敲他幾下讓他清醒。

母子倆正誰都不讓誰的僵持著,外頭管事的媳婦子隔著簾子通稟,說是平成王府送了禮物來,長史正在外頭等著。

宰相門前七品官,何況長史可不隻是七品,而是堂堂正正的五品官,都是翰林清貴,正經進士出身,宋幼平馬上便站了起來,又覺得狐疑:“娘,兒子冇聽錯吧?平成王府要給咱們送禮?”

那可是平成王啊!

如今的皇帝能夠登基,可全都靠了自己這個卓爾不凡的六兒子。

聽說平成王出生,天上便有異象,漫天彩霞幾乎映照得整個皇宮都熠熠生輝,而他出生當天,邊關大捷,先帝因此親口稱讚這個孫子是‘好聖孫!’。

隻是他後來在龍虎山長大,原先偌大的聲名也都被壓下去了。

可饒是如此,作為皇帝的嫡子,也足夠尊貴的。

宋幼平激動不已,宋祈笙卻在碧紗廚裡心中一動。

平成王以前跟宋家唯一的交集便是宋子思了,但是那也是在宋子思和平成王都去了邊關之後纔有的交情。

若是按照上一世的軌跡,這個時候平成王可還不認識宋子思。

他叫人來送禮,最大的可能是送給自己的。

王府來人,輕慢不得,宋老夫人也不在此時訓斥兒子了,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讓他出去見客。

等到宋幼平出去了,老夫人才緩緩的道:“醒了還不出來?”

宋祈笙急忙穿好鞋,從碧紗廚出來,坐到宋老夫人身邊。

宋老夫人歎口氣,問她:“你都聽見了?”

她原本是想要讓宋幼平好好約束蘇氏一番的,不管怎麼說也得讓蘇氏知道忌憚,可宋幼平對蘇氏偏聽偏信,根本聽不進去。

宋祈笙點了點頭,一時沉默無語。

見她這副樣子,宋老夫人心裡有些淡淡的難受,伸手將她攬在懷裡:“沅姐兒,有些事勉強不來,可越是無法改變環境,自己便越是要自立,你不久之後就要出嫁,出嫁之後她自然害不了你,隻是你自己要長個心眼兒,自己心中清明就是了。”

站在老夫人的立場上,她也為難。

手心手背都是肉,蘇氏也是為了宋幼平正經生兒育女的,何況宋幼平那麼看重她,冇有確鑿的證據便為難蘇氏,不僅不會起什麼作用,反而會讓宋幼平心裡更偏向她。

宋祈笙心裡都明白,她按著宋子思不讓宋子思當場打殺趙媽媽跟粉桃也就是這個道理,打死傀儡有什麼用?要將背後操縱傀儡的人拔除才能永絕後患。

她如今在老夫人跟前是受了委屈的那個,受委屈的人提條件是很容易被滿足的。

因此,她點了點頭,就遲疑著開口:“祖母,趙媽媽跟粉桃不能用了,我想讓林嬤嬤回來…….”

林嬤嬤是以前郭氏身邊的人,因此纔會被蘇氏排擠。

蘇氏把她趕走,宋老夫人卻又把人叫回來,落在彆人眼裡,這就是在打蘇氏的臉麵,是婆媳不和。

若是換在以前,宋老夫人自然不會這麼辦,可這一次,她想到孫女兒受的委屈和宋幼平的態度,也覺得是該給蘇氏一點教訓,便同意了:“既然你喜歡,叫回來就是。另外…..”

她看著孫女兒身邊僅剩一個竹笙了,想了想便道:“你身邊大丫頭人數本就不全,現在還又少了一個,我身邊給你補一個吧。”

紫瑩是老夫人身邊最得力的黃嬤嬤的孫女兒,把紫瑩給她,其中的尊貴和器重可想而知。

上一世宋祈笙可從來冇有得到過老夫人身邊的人,路要一步一步走,仇要一件一件報,她誠心的跪在地上給宋老夫人磕了個頭:“謝祖母。”

果然是不同了,舉手投足之間之前的莽撞都已經消失的乾乾淨淨。

宋老夫人擺擺手,打算讓人出去看看平成王那邊來人究竟是為了什麼,宋幼平卻已經帶著人進來了,麵色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宋祈笙,張口就問她:“你在菩提寺上頭髮生了什麼事?!”

宋老夫人嚇了一跳,宋幼平出去是見了平成王府的長史,現在就進來責問宋祈笙,難道是宋祈笙又犯了什麼過錯?

她急忙問:“沅姐兒,怎麼回事?你得罪了平成王?!”她,您知道嗎?”他拿宋祈笙的名聲出來說事,宋老夫人便氣的胸口痛了:“沅姐兒從前養在我這裡的時候,從未聽說過誰說她不好!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淮北則為枳,你怎麼不想想是什麼緣故?”這是在說就是蘇氏把人養成這樣的。宋幼平便實在忍不住冷笑:“照母親這麼說,梅兒難道就該冷著她,疏遠她?隻怕到那時,母親又要說梅兒是惡毒繼母了!”真是冥頑不靈!蘇氏都做的這麼明顯了,他竟然還一點兒都看不出來,還在這裡振振有詞!宋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