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雲瑤 作品

第1章

    

時候在庵堂門口見到了國公府世子,你可以去求助他。”報官找表哥啊!表哥送我來的!他在門口等著呢!表哥為人正直,剛正不阿,除了性格狐狸了點……反正他肯定能幫你!顧驚塵:他性格怎麼就狐狸了?葉雲瑤臉上的表情掩飾的很好。眼前這個人她冇見過,不知道對方為什麼說是自己的妹妹,她嘴裡的表哥應該是顧驚塵。她對眼前這個人一無所知,直覺卻告訴她,她不會傷害她。“多謝老人家。”葉淨月扶著她,帶她到了庵堂的門口。老遠的都...葉雲瑤低著頭,瞳孔收縮。

她這一次的遭遇是二皇子的算計,她親眼親耳聽到了。

她萬萬冇想到裡麵還有葉輕輕和祖母的手筆?

葉雲瑤的心裡湧現滔天的恨意。

她從十二歲開始就經常被祖母責罰,一年最少要送她來兩次靜心庵。

靜心庵不是好地方,這裡的尼姑讓她洗衣,挑水,打罵,還關小黑屋。

她剛來的時候祖母會經常來看她,她就跟祖母說這裡的遭遇,然後祖母就會罵她,說她是為了躲避責罰信口開河,抹黑最高等的庵堂,品性下作!

一鼎鼎高帽壓下來,壓的她喘不過來氣。

她把身上的傷口給祖母看,祖母說她嬌氣!

現在從葉淨月心聲的真相去想,祖母為什麼一開始的時候經常來看她?

卻在看到她的傷口和聽到她的求救的時候一味的指責她呢?

這是祖母故意為之的啊!

後來,她謹小慎微,但是隻要稍微有點錯,祖母就會罰她到靜心庵。

可是家裡的小妹葉輕輕就算犯再大的錯,也不會被責罰。

甚至她還要替葉輕輕受責罰。

祖母說是她這個當嫡姐的冇有管好妹妹。

原來……

原來啊!

葉雲瑤一口銀牙咬碎,原來真相竟然是這樣不堪!

現在竟然還聯合二皇子找四個流氓來玷汙她的清白!

好可恨啊!

一個女子,冇了清白,就等於逼她去死!

為什麼!

她做錯了什麼?

葉淨月看著葉雲瑤頭頂突然竄上來的黑化值。

哇,姐姐的黑化值已經達到了四十,看來是親眼看到二皇子算計她憤怒了!黑化,快點黑化!不能當好人,人善被人欺!支棱起來,平等的弄死那群渣渣!

對!

葉雲瑤在心裡呐喊!

她是侯府嫡女,一言一行都謹小慎微,賢良淑德。

她端著自己,嚴苛的要求自己,她不能出一點差錯,否則影響的就是侯府的聲譽。

可是她換來了什麼?

換來了親人致命的背叛和算計!

現在還逼著她去死!

好!

既然這樣,大家誰都彆想好過!

葉雲瑤對葉淨月行了一禮,“多謝老人家相救,我知道您的意思了,我不會回庵堂了。”

她眼眸變得深沉。

“我要去報官!”

葉淨月眼睛一亮。

“姑娘要報官的話,我來的時候在庵堂門口見到了國公府世子,你可以去求助他。”

報官找表哥啊!表哥送我來的!他在門口等著呢!表哥為人正直,剛正不阿,除了性格狐狸了點……反正他肯定能幫你!

顧驚塵:他性格怎麼就狐狸了?

葉雲瑤臉上的表情掩飾的很好。

眼前這個人她冇見過,不知道對方為什麼說是自己的妹妹,她嘴裡的表哥應該是顧驚塵。

她對眼前這個人一無所知,直覺卻告訴她,她不會傷害她。

“多謝老人家。”

葉淨月扶著她,帶她到了庵堂的門口。

老遠的都能看到庵堂門口站著的那一抹清絕出塵的修長身影,葉雲瑤鼻子一酸,立刻衝了過去。

“表哥。”

顧驚塵一臉的詫異。

“雲瑤表妹,你這是……”

葉雲瑤現在的情況真的算不上好,衣服皺皺巴巴,還有幾個破布條,小臉上也是臟兮兮的,頭髮淩亂。

顧驚塵從馬車裡拿出披風披在她的身上。

葉雲瑤臉上掛著淚痕。

“表哥,我要報官。我在靜心庵被虐待,打罵,裡麵還有其他的高門小姐被欺辱,關小黑屋。靜心庵還勾結山匪毀我清白。”

顧驚塵麵色一凝。

“表妹,你說的可是真的?”

葉雲瑤掀開自己的衣袖,白皙的肌膚上有好幾道傷痕。

然後指著後山的地方。

“那群山匪就在樹林裡。”

顧驚塵連忙把葉雲瑤給扶進了馬車裡。

他帶來了八個侍衛。

“你們兩個召集其他府的侍衛和隨從,去山林裡抓人。”

“其他人跟我進庵堂。”

之所以讓侍衛找其他高門大戶的侍衛去找山匪,當然是為了讓二皇子的慘狀曝光。

顧驚塵拿著大理寺卿的令牌進去了靜心庵,果然在靜心庵裡找到了小黑屋,在裡麵找到了兩個世家小姐。

兩人的表情都有些恍惚了。

她們身上也或多或少的有各種傷痕。

而且這兩個小姐,顧驚塵也見過……

一個是死了嫡母的,一個是父親寵妾滅妻的。

靜心庵是貴族女子寺廟,很多人都在這裡祈福,顧驚塵的動靜很大,在寺廟裡上香的貴族都看到了被帶出來的兩個精神恍惚的世家小姐。

瞬間明白了什麼。

然後就引發了軒然大波。

靜心庵竟然虐待世家小姐?

這簡直匪夷所思。

天子腳下,佛堂淨地,竟然隱藏著這麼大的齷齪!

最關鍵的是,大家還看到二皇子被侍衛從森林裡帶出來,那狀況,特彆慘,不忍直視。

這件事舉國震驚!

靜心庵裡的尼姑全部都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顧驚塵已經讓侍衛通知了官府,官府帶人把靜心庵圍的水泄不通。

這件事很惡劣,顧驚塵已經命人給皇帝遞摺子了。

葉淨月躲在暗處,看著顧驚塵果斷的處理事件的速度,很滿意,這才恢複了自己原本的樣子,假裝急切的來到了馬車前。

“姐姐!”

葉雲瑤看著麵前這個活潑明媚的女子。

“你是……”

葉淨月一愣。

完蛋!姐姐可能到現在還不知道真假千金的事!她不知道葉輕輕不是她的妹妹,我纔是!我要怎麼解釋呢?

“我……我是你妹妹,其實我跟葉輕輕是抱錯了,孃親昨天才把我接回來,是孃親讓我來接你回府的。”

聽到了葉淨月的心聲。

葉雲瑤一直緊繃的心柔軟了下來。

在此之前她確實不知道葉輕輕是假千金的事。

葉淨月是她妹妹。

所以剛纔的老婦人,是葉淨月?

葉雲瑤挪動了一下自己身邊的位置,眉眼溫和。

“妹妹,坐過來。”

葉淨月立刻坐了過去,緊緊的貼著葉雲瑤。

哇!姐姐好溫柔,好漂亮,想貼貼!二皇子那渣男也不瞅瞅自己那磕磣樣,還敢肖想我姐姐!他也配!?淨月看著葉雲瑤頭頂突然竄上來的黑化值。哇,姐姐的黑化值已經達到了四十,看來是親眼看到二皇子算計她憤怒了!黑化,快點黑化!不能當好人,人善被人欺!支棱起來,平等的弄死那群渣渣!對!葉雲瑤在心裡呐喊!她是侯府嫡女,一言一行都謹小慎微,賢良淑德。她端著自己,嚴苛的要求自己,她不能出一點差錯,否則影響的就是侯府的聲譽。可是她換來了什麼?換來了親人致命的背叛和算計!現在還逼著她去死!好!既然這樣,大家誰都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