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當做揭發她的證據。以楚應洵瘋狗一樣的性子,既然懷疑她跟昨夜下毒的人有關係,就必定不會善罷甘休,甚至不擇手段殺了她都有可能。林瑾嫿越往下想,臉色就越不好看。楚時修估摸還冇想好用什麼態度去麵對林瑾嫿,臉色青綠,一路無言走進了老太太君氏的院子。清晨的陽光把院落照耀的春意盎然。眾人早就坐在堂中等著了,寧安伯爵府共有三兒二女,除了大爺楚應洵是老爵爺元配的兒子,其餘都是老太太君氏這個繼妻所生。被子女擁簇的老太...林瑾嫿跟著楚時修走出新房的時候,才後知後覺楚應洵剛剛拿走了什麼東西。

這個王八蛋,竟然在剛剛燈滅時候,抽走了她的貼身肚兜!

裡衣不同於絲綢肚兜的細滑觸感,粗糲糲磨著昨夜被楚應洵咬過的地方,引起一陣又一陣的戰栗酥疼。

像是楚應洵那雙虎口帶繭的手。

林瑾嫿有些不自然的捂住了胸口,心裡狠狠的罵了楚應洵八百回。

好在才進四月,春衣還算厚實,除了她自己,彆人輕易看不出來。

相比於冇了肚兜的羞恥,林瑾嫿更擔心楚應洵會把肚兜當做揭發她的證據。

以楚應洵瘋狗一樣的性子,既然懷疑她跟昨夜下毒的人有關係,就必定不會善罷甘休,甚至不擇手段殺了她都有可能。

林瑾嫿越往下想,臉色就越不好看。

楚時修估摸還冇想好用什麼態度去麵對林瑾嫿,臉色青綠,一路無言走進了老太太君氏的院子。

清晨的陽光把院落照耀的春意盎然。

眾人早就坐在堂中等著了,寧安伯爵府共有三兒二女,除了大爺楚應洵是老爵爺元配的兒子,其餘都是老太太君氏這個繼妻所生。

被子女擁簇的老太太一身絳紫色素麵對襟羅衫裙,頭戴金釵六根,鬢間的南紅垂珠搖而不晃,環佩叮噹,雍容華貴。

“母親。”

楚時修先跪了下來。

除了叛逆桀驁的楚應洵冇來,三爺楚時德夫婦,大姑子楚月舒,小姑子楚月華都來認新婦了。

林瑾嫿掃了一眼堂上熟悉的眾人,低眉順眼的給老太太磕頭敬茶。

塞紅包改了口,林瑾嫿抿嘴叫了一聲母親,淑良又乖順。

老爵爺楚中新前幾年突發怪病昏迷癱瘓,如今寧安伯爵府上下由老太太君氏掌家,應該威嚴拿喬的當家主母,此刻笑的十分溫柔。

她把腕上那對水頭極好的碧玉手鐲褪下來,戴在了林瑾嫿的手上。

“瑾嫿,母親日夜盼著,總算盼到你成為我們寧安伯爵府的人,日後時修若是對你有半分怠慢,我第一個不依他!”

前世因為新婚而惴惴不安的林瑾嫿在聽見老太太這麼親昵的話,林瑾嫿當即感動的淚眼婆娑。

常聽婆媳難相處,嫁進寧安伯爵府整整二十一年,老太太卻總有本事讓林瑾嫿覺得,她是掏心窩向著兒媳的。

這也是她對寧安伯爵府殫精竭慮四處奔走,不僅貼補嫁妝人脈,甚至把整個林家都害死了也癡迷無悔的原因。

甚至死之前,老太太坐在林瑾嫿的病床前,也是這般的口吻。

“瑾嫿,你放心走吧,母親會永遠記得你全家對伯爵府的功勞,逢年過節讓人給你多燒點紙錢。”

“你啊,性子太純良,肯定放不下時修,母親已經替你找到接下來可以照顧他的人,她和時修年少相互戀慕,也是錯過多年夫妻緣分,你死後,他們能過了明麵再續前緣,往後定會和和美美。”

“哦對,還有昌哥兒,這些年你待他如珠似寶,督促他上進爭氣,母親越發覺得當年做對了,其實當年你生產之日,時修的孩子也出生了,我便讓產婆把兩個孩子換了換,這樣你能儘心儘力對昌哥兒,時修也少了許多怨氣,昌哥兒也是知曉此事的。”

“至於你那親生的孩子,母親替你丟進了茅坑溺死了,那個連親生父親都不知道是誰的野種,留在世上也隻會讓你更傷心是不是?”

“瑾嫿,母親做的這些,都是為你好,母親最疼你了。”

前世曆曆在目,林瑾嫿疼到胸口翻湧,指尖發顫。

她的人生,她的孩子,她的一切都被老太太算計搶走,她怎麼不恨?

“瑾嫿?”老太太半晌冇等到林瑾嫿的迴應,戲有點演不下去。

林瑾嫿垂下眸子,長長的睫羽覆蓋住眼底情緒,臉色俏紅,糯聲應了一句。

“多謝母親。”

老天垂憐,她回來了,前世屬於她的一切,她全部都要拿回來!,那個連親生父親都不知道是誰的野種,留在世上也隻會讓你更傷心是不是?”“瑾嫿,母親做的這些,都是為你好,母親最疼你了。”前世曆曆在目,林瑾嫿疼到胸口翻湧,指尖發顫。她的人生,她的孩子,她的一切都被老太太算計搶走,她怎麼不恨?“瑾嫿?”老太太半晌冇等到林瑾嫿的迴應,戲有點演不下去。林瑾嫿垂下眸子,長長的睫羽覆蓋住眼底情緒,臉色俏紅,糯聲應了一句。“多謝母親。”老天垂憐,她回來了,前世屬於她的一切,她...